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65 方源的判斷

轟!
  劇烈的爆炸聲中,火焰四下卷席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炙熱的氣浪,形成厚實的氣墻,猛地向四周排開一切。
  一時間,蠱陣中黃沙漫天,煙塵四起。
  塵土漸漸落下,顯露出一個孤單的身影來。
  正是黑樓蘭。
  此刻,她呼呼地大口喘著粗氣,渾身披著一層火焰衣裳。原本絢麗多姿,火焰繚繞,不過此時,這層衣裳就只剩下了點點火苗。
  “就連這一招,都不能轟破這座蠱陣嗎?”發覺自己仍舊身處蠱陣當中,黑樓蘭的心已沉入谷底。
  激戰已經持續了大半個時辰,黑樓蘭什么方法都用盡了,怎么也轟破不了這座蠱陣。
  如此一來,她完全陷入被動和下風。
  事實上,整個交戰的過程中,她連對手是什么模樣,都不得而知。
  這位南疆正道蠱仙,一直位居幕后,操縱蠱陣,從未露面過。
  “我必須承認……黑樓蘭你的實力很強。”
  “但可惜,你根本沒有一丁點的陣道造詣。”
  “實話告訴你,就算你的戰力再暴漲一倍,也不能強行轟破我的這座招牌蠱陣。”
  幕后的陣道蠱仙說到這里,發出得意的長笑。
  黑樓蘭冷哼一聲,心中則嘆息:“仙元不足,手段用盡,沒想到我黑樓蘭最終,是折損在這里。唉!娘,我不能為你報仇了,雖然黑家已經破滅,但沒有手刃黑城這個賊人,這是我此生最大的憾事!!”
  就在這時,陣道蠱仙的笑聲,忽然止住。
  “該死!”然后他發出一聲低吼,吼聲中難掩驚駭之情。
  “有轉機?!”黑樓蘭頓時精神一振。
  然后下一刻,她就看到蠱陣的灰暗世界,忽然亮起一道長長的光。
  這是劍光!
  劍光一閃即逝,但在暗黑的天空中劃出了一道長長的白色痕跡。
  白色痕跡迅速擴大,黑樓蘭就聽到嘹亮的蛟鳴之聲,從小到大,旋即響徹耳畔。
  黑樓蘭心頭頓時狠狠一震。
  她對這個蛟龍的叫聲,太過熟悉了。
  印象太深刻了。
  因為就在不久之前,黑樓蘭就是被這個聲音的主人追殺,狼狽不堪,依靠著影無邪等人的通力合作,這才險死還生。
  “是方源!”黑樓蘭差點歡呼出來。
  從未有這么一刻,他覺得方源的蛟鳴,是如此的美妙和嘹亮。
  白色的劍痕在暗黑的天空中,分外顯眼。
  劍痕迅速擴大,就像是撕開了一道口子,刺眼的光明從這個越來越大的口子中,傾瀉進來。
  “不——!”那位操縱仙陣的南疆正道蠱仙,發出不甘的嘶吼。
  然后下一刻,讓黑樓蘭頭疼無比的仙陣轟然崩潰。
  視野中一片光明。
  黑樓蘭全神戒備,瞇起的雙眼慢慢睜大,適應了光線之后,她發現方源正站在她的身邊。
  而那位南疆正道蠱仙,正被妙音仙子和黑菟姑娘兩人聯手夾攻。
  “安全了!”黑樓蘭頓時吐出一口濁氣,心神放松下來。
  絕處逢生的喜悅,很快淡去。
  梟雄心性的她,只是瞥了方源一眼,便開始直接盤坐在地上,積極為自己療傷。
  對于黑樓蘭而言,剛剛的情勢非常驚險。
  她身上的沉重傷勢,足以說明驚險的程度,完全是命懸一線。
  方源沒有幫助她療傷,除了人如故仙蠱之外,方源并沒有其他拿得出手的治療手段。
  若是方源自己受傷,除了人如故仙蠱,或許他還能變作上古荒獸,依靠上古荒獸的自我恢復能力,進行療傷。
  但落到黑樓蘭身上,這種變化道的法子肯定不行。
  戰斗很快結束。
  妙音仙子,以及黑菟姑娘都是七轉中的強者,兩人合力圍攻另外一位七轉蠱仙,自然牢牢占據上風。
  而這位七轉南疆正道蠱仙,本身是修行陣道。布置蠱陣是他的拿手好戲,但是若單槍匹馬地獨自作戰,那是他的短處。
  更要命的是,他所布置的仙陣被方源破壞,蠱陣一破,反噬即臨,頓時讓他受傷不輕。
  如此內憂外患的情況下,這位七轉南疆正道蠱仙很快就命喪當場。
  這是七轉陣道蠱仙,比較少見,方源將他尸首收入至尊仙竅,并未急著吞并。
  他喚出上極天鷹:“走!我們去支援白凝冰。”
  眾仙皆知此時情況緊急,稍有延誤,很可能便是南疆大部隊的圍剿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方源才連這具尸體上的仙竅都不忙并入至尊仙竅,而是趕緊乘著上極天鷹趕路。
  當他們見到白凝冰的時候,戰斗剛好結束。
  方圓千里,盡是冰天雪地。
  白凝冰處于白相的形態,傲立雪峰山巔。而她的對手,已然兩死一傷。
  白凝冰以一敵三,竟然大勝!
  “白相殺招,沒錯,這就是白相殺招!曾經帶給整個南疆的白色恐怖,沒想到竟然在白凝冰的身上重現了!”
  受傷的南疆蠱仙,心中充斥著震駭之情,拼盡全力,向后奔逃。
  當他見到天邊出現上極天鷹的時候,他幾乎都要絕望了。
  不過方源并沒有追殺他,而是接過白凝冰,轉而直接撤離。
  此刻逃亡,分秒必爭,沒必要為這個七轉蠱仙,浪費極其珍貴的時間。
  這位七轉蠱仙既然能夠帶傷逃亡,而其他兩位戰友已然身死,必定通宵逃生之能,短時間殺掉他,并不容易。
  上極天鷹掉轉方向,直朝西漠飛去。
  白凝冰散去白相殺招,徹底癱倒在鷹背上。
  她已經油盡燈枯,白相殺招雖然強大變態,但牽扯心神極多,仙元消耗也極其迅猛,對于白凝冰而言負擔非常沉重。
  若是哪位受傷而逃的南疆蠱仙,再加把力,說不定就能勘破白凝冰的虛張聲勢。
  只可惜,他被白相殺招嚇壞了。
  這仙道殺招端的厲害,只需些微渣滓殘片,都能復生,幾乎是打不死的白色怪物。
  除非有人破解這個殺招,或者驟然間將白凝冰殺得一點渣滓都不留。
  白凝冰一散去殺招,就徹底昏死過去。
  若非方源等人救助,她恐怕會心神衰竭而死。所幸方源通曉智道手段,正是治療白凝冰此癥的良醫。
  當白凝冰悠悠醒轉,上極天鷹已經飛躍了十多萬里。
  “你居然會跑過來救我?”白凝冰望著方源,開口的第一句話,很不客氣,表達出她心中的驚異。
  白凝冰再清楚方源的性情不過,從未準備得到方源的救援。
  黑樓蘭懷疑方源的目標,曾經猜想方源會不會將她當做棄子。白凝冰心底想得更徹底,肯定方源會拋棄她們,獨自逃生!
  方源目無表情地瞥了白凝冰一眼,淡淡地道:“情況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。我們每個人的身上,都中了偵查殺招。所以你們才會在撤退的時候,遭遇到南疆正道蠱仙的攔截阻擊。”
  方源雖有道可道仙蠱可以偵查蠱仙身上的道痕,但他并不清楚其他蠱仙身上的道痕,原來的數量有多少。
  沒有這個數量,就算方源偵查到黑樓蘭、白凝冰等人身上的道痕種類數量,又有什么用呢?
  不過這一次,從敵人的表現就很明顯地可以看出,她們的身上也中了類似的偵查殺招。
  “是南疆哪一位蠱仙出手?方源你已經成了影宗之主,繼承了紫山真君的遺藏,也不能解開嗎?”白凝冰問道。
  “我已經嘗試過了。”方源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仙蠱并不全面,在戰斗中損失了不少。雖然有著好幾個手段,可以應付眼前情景,但方源卻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
  黑樓蘭聽到這里,目光一閃,她想到了瑯琊派!
  既然仙蠱不足,自然是可以煉蠱,就她所知,方源和瑯琊派之間關系極為密切。
  方源完全可以借助那邊的關系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也這么做了。
  在不久之前,他決定回援白凝冰等人的時候,便提前與毛六進行了溝通。
  結果毛六并不承認方源的身份,他懷疑方源的動機,要求方源救下影無邪。畢竟如今只剩下他們兩位幽魂的分魂了。
  而影無邪、白兔姑娘,都在妙音仙子的仙竅中暫存。
  這是方源回援的一個理由。
  毛六不愿意配合,方源就主動找上瑯琊地靈。讓方源感到慶幸的一點是,瑯琊建派,瑯琊地靈再不像之前那位難以溝通,只需要方源的門派貢獻,就能借助瑯琊派上下的力量,進行煉蠱。
  方源只是將紫山真君遺藏中的某些內容,上繳上去,就令他的門派貢獻蹭蹭上漲,換得瑯琊地靈親自出手,為他煉制仙蠱。
  在方源的一再要求下,瑯琊地靈舍棄毛民天地流的煉蠱方式,采用人族隔絕流。
  沒辦法,天意矚目之下,若是采用毛民天地流法煉蠱,有天意干擾,恐怕死活也煉不出什么成果來吧。
  瑯琊派雖然開始為方源煉蠱,但煉蠱終究是需要一個過程的。并且仙蠱難以煉制,未必能夠迅速成功。
  “情況更復雜,我懷疑天庭已經和南疆正道聯手,齊力剿除我等。天庭拿南疆正道當槍使喚,但絕不會真正袖手旁觀。我們要小心,除了南疆正道蠱仙之外,很可能還有天庭蠱仙潛伏著,伺機對我們下手!”方源沉聲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