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67 天鷹逃竄

“鎖風?!”
  “我們什么時候中了這個殺招?”
  “根本毫無察覺!!”
  影宗群仙盡皆驚愕詫異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這殺招怎么中的,他們從始至終都沒有發現。若非是動用上古戰陣四通八達效果欠佳,事實擺在了眼前,否則光聽武庸的話,恐怕眾人都會以為武庸在虛張聲勢呢!
  永遠不要低估一位八轉蠱仙的手段。
  武庸雖然資輩并不高,甚至在南疆蠱仙界中,論資排輩還低于其他八轉蠱仙一頭。
  但是他家學淵源,更是繼承了武獨秀的衣缽,因此手段豐富至極。
  方源眉頭大皺!
  “這個鎖風殺招,是如何運作的?”
  “它究竟能持續多久?”
  “該如何尋得此招破綻,加以針對?”
  他腦海翻騰巨浪,念頭此起彼伏,這些問題困擾著他,關鍵是必須盡快解決,關系身家性命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不斷逼近,武庸的笑聲傳來,他顯然不會給方源充足的思考時間。
  情況緊迫無比,需要方源立刻做出決斷。
  他想了一下,立即對其他人下令:“你們都進我仙竅!”
  “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你們實力太低,和八轉蠱仙對戰,等若直接送死。還不如進入我的仙竅,抓緊時間研究鎖風,盡快想出克制的法門!”方源直言,旋即打開仙竅門戶。
  眾仙面面相覷。
  不過很快,黑樓蘭第一個鉆進去。不用送死,自然是好的。黑樓蘭剛剛還擔心方源會利用她身上的盟約,讓她迎上武庸,主動送死,為方源逃生拖延時間去。結果沒想到,方源選擇這樣做。
  妙音仙子、黑菟遲疑了一下,也都緊隨其后。
  她們因為紫山真君的真傳,而有所成就,如今成為影宗成員。但是對于方源的認可,主要還是因為方源乃是影宗之主。
  白凝冰反而留在了最后。
  她當然不是關心方源,而是看向武庸的目光中,帶著一絲躍躍欲試的神情。
  白凝冰追求精彩的生活,就好像是方源追求永生一樣,這種感情炙熱如火,甚至可以說是瘋狂。
  “你不要胡思亂想了,就算你有白相,武庸想要在一瞬間將你絞殺成渣,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”方源語氣急切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終究還是向前跨步,邁進了至尊仙竅的門戶里頭。
  方源連忙閉合仙竅門戶,然后狂催腳下的上極天鷹,命它不斷疾飛。
  武庸的嘆息聲從身后清晰地傳來:“方源,你也是一個人杰了,居然有手段能夠偽裝成武遺海,潛伏在我武家多時。你膽大包天,是個干大事的料子。可惜,可惜啊,你若是真正的武遺海該有多好。”
  武庸的感嘆情真意切,他還是惜才的。
  方源在前面逃,武庸在后方追。
  太古荒獸上極天鷹爆發出來的速度,在此刻拼命的情況下,還是非常的迅猛。
  但是玉清滴風小竹樓的速度,比它還快。
  畢竟是八轉仙蠱屋!
  同時,玉清滴風小竹樓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,那就是仙蠱屋是不會累的。
  只要仙元足夠,任何仙蠱屋都能永久地保持一個平穩的狀態。
  但上極天鷹就不同了。
  它飛久了,是會疲累的,是會感到乏困的。
  不過這一點,方源似乎不用考慮了。
  因為按照現在兩者的速度來看,遠在上極天鷹感到疲憊,速度下降之前,玉清滴風小竹樓就會追上來。
  “還有多少人,一并叫出來吧!”方源背對前方,面向武庸,身上各種蠱蟲的氣息迅速升騰,并且不斷縈繞。
  “你放心,只有我一人而已。”武庸笑了笑,然后催動仙蠱屋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上,青翠的竹葉,不斷飛射出來,化為一道道風箭,射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操縱上極天鷹,忽而拔升,忽而迫降,在空中不斷飛繞,嫻熟地躲過風箭的攻擊。
  “不錯。你這飛行功底扎實。奴道手段,更是叫人眼前一亮。”武庸不吝夸贊地道。
  方源卻意識到不妙。
  他身上縈繞著一團微風,起先微不可察,如今卻是越來越壯大。
  不僅是他,就連上極天鷹的雙翼,也纏繞著兩團青色的風,大大阻撓著它的飛行速度。
  “武庸不斷出擊,迫使我不斷躲閃,改變方向。上極天鷹的速度雖然沒有絲毫的降低,但是玉清滴風小竹樓卻是直線追擊。”
  “還有這身上的風團,恐怕就是所謂的鎖風殺招了。居然可以吸收離散在空氣中的凜冽狂風,增長威能!”
  武庸的攻擊,就是射不中方源,也達到了他的目的。
  雙方的距離在迅速縮短。
  “還沒有想到解決之法嗎?”方源詢問仙竅內的影宗眾人。
  “難!”
  “剛剛有一點頭緒。”
  “很顯然,這是八轉殺招,非同小可。”
  一堆廢話。
  方源暗自咬牙,這時他便又聽武庸開口道:“你現在一定是在想如何突破我的殺招鎖風吧?實話告訴你也無妨,此招一旦布下,便不能移動,范圍卻是相當廣闊,覆蓋方圓十多萬里。它也有時限,目前還能持續半炷香的功夫。”
  武庸竟向坦言。
  方源聞聲,一顆心直往下沉。
  武庸如此作為,顯示出了他強大的自信心。他已覺得方源已落入他的手掌,無法再逃出去!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一番狂轟濫炸,終于追了上來。
  武庸微微一笑,站在竹樓二層的窗口處,伸出食指,對著方源輕輕一指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指風龍!
  叮咚一聲脆響。
  一條碧墨小蟲,從他指尖,立即飛了出來。
  小蟲速度極快,飛向方源。
  飛行途中,它猛地漲大,身軀急速膨脹,一尺、五尺、一丈、五丈、十五丈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時間,它化為一頭二十二丈的兇惡風龍,張牙舞爪,狠狠地撞向上極天鷹。
  上極天鷹躲閃不及,眼看就要被指風龍擊中,關鍵時刻,方源挺身而出,他竟然主動擋刀,撞向指風龍。
  武庸愕然,繼而震驚!
  因為指風龍撞向方源之后,竟然沒有對后者造成任何的損傷,更匪夷所思的是,指風龍掉轉了方向,原路返回,竟然直朝著他這個主人反噬過來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指風龍撞在玉清滴風小竹樓上。
  仙蠱屋劇烈的震蕩起來,之前的速度頓時瓦解大半。
  而指風龍也徹底崩碎。
  方源趁機,飛到上極天鷹的背上,又拉開一大段距離。
  武庸見他身上附著了一層仙衣,綬帶飄飄,氣息縹緲,又強勢旺盛,頓時驚訝到難以附加的程度。
  “這個殺招,難道是?!”武庸也為之失聲。
  他雖然沒有親自參加過北原逆流河大戰,但是此戰的情報,隨著柳貫一揚名五域,早已泄露很多。
  武庸認出了這個殺招,正是逆流護身印!
  這也代表著他,知道了方源就是柳貫一,柳貫一就是方源的秘密!
  方源望見武庸神情詫異,心中暗想,看來天庭方面沒有將柳貫一的秘密告知武庸。或許天庭也還不清楚呢?
  方源可惜了一下,柳貫一的這個身份也暴露了,不能再用,很是影響他在北原方面的人際交往。
  不過這完全沒有辦法!
  面對八轉大能,方源只能動用逆流護身印,才能站住腳跟。若動用其他手段,會被武庸輕易殺害。
  武庸雖然受挫,但他看向方源的目光,很快變得無比的火熱起來。
  方源不僅是武遺海,有著影宗背景,而且還擁有逆流河,擁有逆流護身印。只要擒獲了他,他身上的底蘊和財富,絕對能夠讓整個武家的實力,都為之暴漲。
  巨大的利益,讓武庸心動。
  更何況,方源還事關武家近年來的最大丑聞。
  “很好,不枉費我一番心機,調度全局,營造出你我單獨對戰的局面。”武庸低嘯一聲,駕馭仙蠱屋,不斷對方源狂轟濫炸,再次追趕上來。
  風鎖之害,雖然被方源逆反到了武庸身上去。但上極天鷹身上仍舊有風鎖,武庸卻是被玉清滴風小竹樓承載,根本對危局無效。
  這一次,武庸直接操縱仙蠱屋,對著上極天鷹撞去。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不閃不避,擋在仙蠱屋的面前。
  武庸輕笑一聲,直接飛出仙蠱屋,來戰方源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則對準上極天鷹。
  武庸雖不在玉清滴風小竹樓中,但他在仙蠱屋內預留了意志,還有大批仙元。
  上極天鷹和玉清滴風小竹樓糾纏,很快處于下風。
  方源的情勢更加不濟,交手之后,他徹徹底底體會到八轉蠱仙的威勢。
  在武庸的攻勢之下,方源只能被動挨打,毫無還手之力。
  十幾個回合下來,武庸徹底認識到方源的強大防御。逆流護身印叫他也感到極其頭疼,任何的攻擊打到方源身上,都會被逆反回來,哪怕是拳腳打擊,也是一樣。
  武庸旋即便將目光集中在上極天鷹的身上。
  這頭太古荒獸,就是此戰的突破口。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后,武庸便分出一些心神,將方源死死鎮壓,然后動用仙道殺招轟擊上極天鷹。
  上極天鷹哀鳴連連,它速度驚人,但主人就陷落在這里,怎可能容它逃竄?
  不過太古荒獸皮糙肉厚,上極天鷹硬挨了武庸數招,仍舊活蹦亂跳。
  “不好!”但就在這時,方源忽然面色驟變。
  上極天鷹面臨強敵,本身的意志逐漸占據上風,想要逃生,就在此刻,這股意志終于達到質變,讓方源的殺招百八十奴失敗,上極天鷹失去束縛,立即撲扇翅膀,逃離此地。
  方源被丟下來,獨身一人面對武庸和玉清滴風小竹樓。
  “你們還沒有研究出來?!”方源對仙竅中的影宗蠱仙急吼。
  “這么短的時間,如何能有成果!”白凝冰等人也非常郁悶。
  武庸撲來:“在我面前,你就別想放出他們,再用四通八達了。”
  果然,接下來的戰斗,讓方源毫無機會。
  又過了數個回合,武庸忽然雙臂一展,蓄謀已久的仙道戰場殺招發動起來。
  方源視野驟變,被困在一片陌生的戰場中,再無法逃脫。
  “你若束手就擒,獻上你所有的修行積累,還有一線生機,方源。”武庸發出通牒。
  方源面色如鐵。
  真的是絕境了!
  他現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依靠影無邪等人,尋找機會,施展出四通八達,也應該能穿透這片戰場。
  不過就在武庸想要再動手的時候,他忽然神色微變,瞧向某個方向:“什么人?出來!”
  一個嘆息聲傳來,顯露出一位蠱仙,中洲的氣息四處洋溢。
  方源和武庸看見這人,盡皆驚異。
  “你是……鳳九歌?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