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68 這便是鳳九歌

一位中年蠱仙,出現在方源和武庸的面前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他一身紅白相間的長袍,身姿挺拔,似槍如劍。劍眉入鬢,眼中蘊藏神芒,他嘴角微微泛出溫柔的笑意,風流倜儻卻又不失昂揚霸氣。
  不過此刻,他的面色上卻流露出一絲惆悵之色。
  正是名滿天下的中洲蠱仙,靈緣齋的臺柱子,音道七轉,能力戰八轉的鳳九歌!
  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
  武庸、方源免不了驚訝。
  鳳九歌的相貌和事跡,早已經傳遍了五域。因此雖然武庸只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鳳九歌,但他迅速認出了鳳九歌此人。
  畢竟七轉蠱仙,能夠力戰八轉的,這是千年不出的絕代天驕!
  若非方源的另一個身份柳貫一,鳳九歌恐怕仍舊要獨領風騷。
  武庸臉上的驚異之色,迅速收斂起來,他對鳳九歌冷笑:“中洲的蠱仙,居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。很好,很好!”
  夢境一戰,天庭獲利最多,將南疆正道的許多仙蠱都卷席帶走。
  鳳九歌此時,便承受此事的影響,惹來武庸的敵意。
  方源的目光,也凝聚在鳳九歌的身上。
  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鳳九歌了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,他早已經將鳳九歌的相貌,印刻在心底。沒辦法,鳳九歌在五域亂戰中爆發出來的光彩,甚至蓋過尋常的八轉蠱仙。可惜他最終戰死在了瑯琊福地當中。
  他的死,直接引發了軒然大波,讓中洲動蕩,更讓其他四域歡欣鼓舞。
  而重生到了今世,方源也見過鳳九歌。
  就在落魄谷中的那個盜天真傳的奇異空間里,方源在陰差陽錯之下,解救了鳳九歌一命。
  本來他會因為秦百勝的自殺攻擊,而隕落在盜天真傳的奇異空間之中。但是方源重生之后,改變了這一切。
  在這個角度來看,雖然方源是無心無意,但他的確是鳳九歌的救命恩人。
  但救命恩人又能如何?
  這個世界上,恩將仇報的事情還少嗎?
  方源凝視著鳳九歌,不敢有絲毫大意,冷喝出聲:“鳳九歌,你便是天庭安排,狙擊我的人嗎?”
  鳳九歌望了一眼武庸,之后就將目光定格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再一次見到方源,還是這種情景之下,讓鳳九歌心中充滿了感慨。
  方源的進步太快了!
  第一次,鳳九歌知道方源的時候,后者才是剛剛搶奪了鳳金煌的機緣,成為狐仙福地的新主人。
  鳳九歌因為自己女兒的關系,知曉了方源的姓名。
  不過他一點都不放在心上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因為當時,方源不過是區區一介凡人。仙凡之輩,宛若天地云泥,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生命。甚至可以這么說,能夠惹來堂堂蠱仙鳳九歌的一絲關注,這已經是身為凡人的方源的莫大榮耀。
  但之后的事情發展,出乎鳳九歌的意料。
  方源做下大案,屢次為禍世間,他的身份曝光,天外之魔,擁有春秋蟬,還繼承了巨陽真傳等等,讓世人驚嘆。尤其是方源的進步過于神速,從凡到仙,再成為蠱仙中的強者,仿佛一蹴而就之事。
  多少蠱仙努力無數歲月,都達不到這樣的成果。
  但似乎,方源就這樣輕而易舉地達到了。
  第一次真正見面的時候,鳳九歌居然是被方源救了一命。
  方源順勢繼承了盜天真傳之一的鬼不覺,而后,義天山大戰,方源更是在此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巨大作用。
  “沒想到柳貫一也即是方源。大時代將臨,英雄輩出,方源就是當前最閃耀的一顆了。”再一次見到方源,鳳九歌用目光打量的同時,也在心中做出評價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開口,帶著一絲苦笑道:“我從中洲一路趕來,只是為了追逐一直盜天魔尊曾用的仙蠱。不想無意撞見了此事。”
  “這么說,他不是天庭派遣的人?”方源頓時皺起眉頭。
  依憑鳳九歌此人的性情和行事風格,他沒必要在這個關頭哄騙方源。
  武庸卻是不信,他冷笑起來:“沒想到鳳九歌也有虛偽的一面。我施展戰場殺招之時,你若不想摻和此事,絕對能夠輕松退走,不會被囊括到戰場當中來。”
  鳳九歌點頭:“不錯。我是主動進來,這是因為我欠方源一命。若是沒有撞見,也還罷了,既然撞見了,便要出手相助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武庸驚愕。
  方源也聽得呆了。
  武庸難以置信地反問道:“我剛剛沒有聽錯?你欠他一命,所以你要助他?哈哈哈。”
  武庸大笑起來。
  鳳九歌是中洲蠱仙,十大古派中人,誰都認為他將來必定成為天庭中的一員。
  他居然要救方源。
  方源是什么人?天外之魔,天庭誅魔榜上名列前茅的魔頭賊子。
  鳳九歌居然要出手助他?
  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。
  不止是武庸大笑,就連鳳九歌自己嘴角上的微笑也隨之濃郁起來。
  武庸看見鳳九歌的微笑,他的大笑聲漸漸停止,臉色逐漸轉為嚴肅。
  他知道了。
  鳳九歌是認真的!
  這人簡直是瘋了!!
  一個正道蠱仙,要出手幫助一位魔道賊子。
  鳳九歌絕非尋常的正道蠱仙,他是正道的巨星,盡管只有七轉修為,但世人已經把他當做一位準八轉的大能看待。他在中洲,乃至五域的聲望,非常巨大。
  而方源同樣不是普通的魔道中人。這些年來,整個天下就數他風頭最勁!他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擁有春秋蟬、逆流河……巨陽真傳、盜天真傳……,他在中洲十大派的眼皮子底下,搶走了狐仙福地。他在北原搗毀了八十八角真陽樓,他來到南疆,擊敗了魔尊幽魂的逆天大計,搶奪了勝利果實。最近他居然成功地混進了武家,夢境大戰后,成為影宗之主!
  鳳九歌要出手,幫助方源這樣的人物?
  武庸也是正道蠱仙,這種事情,他設身處地想想,就算是方源救了自己一命,要讓他出手幫助方源,該有多么巨大的壓力!
  這種壓力不僅是來自于他的陣營,還來自于他的妻兒,他的門派,中洲的天庭,甚至全天下的蠱仙。
  “不!鳳九歌這人,和我不同。他不是正兒八經的正道出身,他早年的時候,就是魔道蠱仙啊。”武庸忽然想到一點。
  “魔道賊子,果然瘋狂,難以理喻!”武庸心中憤憤。
  方源則是想起了鳳九歌的生平之事。
  鳳九歌早年的時候,只是一個很不起眼,一點都沒有什么名氣的隱修。
  他專修音道,矢志不渝,向其中投注生命。
  有一次,他在無名的小山谷中高歌,引來另外兩位蠱仙的對唱。
  當時,正值夜晚,明月高懸,清風徐徐,吹得山谷中一座小湖波光粼粼。
  三位蠱仙唱和之間,時間飛速流逝,竟一連唱到了天明。
  三仙唱罷,紛紛大笑。卻不照面,興盡而歸。
  幾年之后,鳳九歌才知曉這兩位的姓名和來歷。當時中洲蠱仙界盛傳,這兩人搶奪了黑天寺的一只七轉仙蠱,是魔道蠱仙,正被中洲十大古派聯手追捕。
  鳳九歌便動身前往相助。
  那兩位蠱仙本是走投無路,眾叛親離,見到鳳九歌來援,既感動又奇怪,便問鳳九歌為什么會這樣做?
  鳳九歌便道:“幾年前,我與二位對歌,我唱明月,兩位仙友一唱青山,一唱白湖。清風明月,自照人心。能夠唱出這樣的歌聲,怎可能是貪圖仙蠱的小人?我相信二位仙友。”
  兩人聞言,感動得落下淚來。
  一人道:“仙友知我等。這只七轉仙蠱,本是我二人從一處真傳中繼承得來,不想卻被黑天寺誣告。黑天寺乃是正道十大古派之一,它說什么,由不得他人不信。”
  另一人則勸鳳九歌道:“仙友,你我只是和歌一曲,素味平生。我二人惹上殺身之禍,已無幸免希望。仙友速走,現在還來得及。”
  鳳九歌卻搖頭,執意要留下相助。
  兩仙急道:“仙友若不走,恐怕也會被誣告為魔頭了。”
  鳳九歌便笑:“魔不魔,正不正,天地自有鳳九歌。走不走,留不留,死生皆在我心頭。”
  兩仙既感且佩,皆是動容落淚。
  鳳九歌所吟之詩,當時并不出名。但在隨后,他痛擊黑天寺的蠱仙,三番五次,次次皆贏,事情越鬧越大。
  其余九大古派有所耳聞,紛紛聲援黑天寺,帶來巨大的輿論壓力。
  鳳九歌索性揚言,要挑戰中洲英杰,行走天下。
  十派遣人單挑,接連敗北,不得不聯手抗敵。
  鳳九歌昂然不懼,一路轉戰三千萬里,忽然調轉兵鋒,直搗黃龍,將十大派鬧得灰頭土臉,一片混亂,無可奈何。
  最終,靈緣齋出手,當代仙子白晴,以情動人,感化了鳳九歌,令其成為靈緣齋的成員。
  昔日,鳳九歌可以為一次的對歌,去舍身幫助兩位素昧平生的陌生蠱仙。反被誣告成魔道賊子。
  那么現在,鳳九歌又為什么不能去助魔頭方源?
  尤其是,方源還是他的救命恩人!
  曾經的鳳九歌,仍舊是現在的鳳九歌。
  方源忽然想明白了鳳九歌之前的那聲嘆息。
  鳳九歌早就想出手,幫助方源。但是又要考慮到妻女,以及自己的處境。恐怕當時,他打算暗中出手。
  不過可惜,他的行蹤被武庸叫破了。
  這讓鳳九歌不得不做出抉擇。
  就像他曾經做出的抉擇一樣。
  他做出了相同的抉擇。
  魔不魔,正不正,天地自有鳳九歌。
  走不走,留不留,死生皆在我心頭。
  魔道、正道,這兩種陣營,兩種身份,都不能拘束我鳳九歌!
  是走還是留,對于我鳳九歌而言,走了就是我心之死,留下才是我心之生。
  凡事依憑本心。
  我就是我。
  我就是鳳九歌。
  一直都是!
  ps:這章有點難寫,做了兩次刪改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