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70 四清四變風

逆流護身印一出,立即受到奇效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指風龍反噬武庸而去,武庸斷喝一聲,全身陡然爆發出一股強猛氣勢。
  他醞釀已久的仙道殺招,終于爆發開來。
  陰風鬼鐮爪!
  他伸出右手,五指呈爪,抓向指風龍。
  幾乎是瞬間,一道巨大的鬼爪,猛地浮現在指風龍的身上。它出現的是如此突然,完全是毫無征兆。
  完全由陰風組成的鬼爪,巨大無比,一把抓住指風龍,簡直就是抓住蚯蚓一樣。
  鬼爪漆黑如魔,爪尖很長,鋒利無比,簡直是五把鐮刀。此刻一把抓下,大有割神屠仙的兇厲!
  指風龍哀嚎,在鬼鐮爪下掙扎,劇烈咆哮。幾個呼吸之后,它徹底分崩離析,化為一團團的風,隨即消散。
  這一幕,看得鳳九歌不禁面色一凝。
  指風龍毫無疑問,是八轉殺招,但是武庸的這記陰風鬼鐮爪,顯然威力更要凌駕其上!
  這一抓要是抓在鳳九歌的身上,那后果不堪設想。
  若非方源及時插手,此時此刻鳳九歌還在被指風龍追擊,又要面臨陰風鬼鐮爪的攻擊,處境將極為危險!
  武庸的面色同樣也不好看。
  他的陰風鬼鐮爪,醞釀了半天,就是想要對付鳳九歌,將他擊敗。
  但方源插手之后,讓他不得不轉而對付指風龍,白白浪費了這記大好殺招。
  事實上,陰風鬼鐮爪并不只是眼前的威能,它還有后續的變化,名為陰風索,能夠擒拿蠱仙。
  鳳九歌畢竟是中洲一方,武庸耗費巨大的精力以及大量仙元,去醞釀陰風鬼鐮爪,就是為了活捉鳳九歌。
  一旦他目的達成,對他將大有獲益。
  首先,鳳九歌這樣的人物,武庸生擒活捉了,對于自身的威望,有著很大的提高,同時也對南疆正道有著巨大的影響。
  其次,沒有打殺鳳九歌,而是活捉,不至于讓中洲、天庭翻臉。
  最后,擒獲鳳九歌后,武庸完全可以利用他,不只是從他身上搜刮油水,而且還能要挾靈緣齋,甚至是天庭。
  若是能讓天庭妥協,交出曾經從南疆正道手中卷席走的那些布陣仙蠱。哪怕只是一部分,那么武庸在整個南疆蠱仙界的聲望,必將得到一個史無前例的暴漲!
  甚至可以,直接穩定武家在南疆蠱仙界的正道第一的地位!
  但是現在,因為方源的攪局,導致武庸的算盤直接落空。
  “這兩個家伙……”
  “我若用尋常的七轉殺招,鳳九歌完全能夠抵抗,甚至反攻。”
  “若是用八轉殺招,雖然能避退鳳九歌,將其壓入下風,但是碰到方源的逆流護身印。一旦反噬回來,吃虧的反而是我。”
  武庸望著眼前,眼角不禁微微一顫。
  棘手。
  他明顯感到有些麻煩了。
  單獨面對方源,武庸可以把他當做沙包打,完全處于主動。單獨和鳳九歌對戰,武庸也可以強勢壓迫。
  但是面對兩人聯手……
  武庸都感到了棘手。
  “短時內,要破解逆流護身印,希望并不大。畢竟我是第一次親眼見著此招。本身也不是什么智道蠱仙。”
  “或許天庭、長生天方面,有了經歷,說不得已經對逆流護身印加以研究了。”
  “現在唯一的方法,就是持續不斷地轟擊,讓這兩人疲于應對,從而出現破綻,再實施斬殺。”
  沒有戰機,就自己制造戰機。
  想到這里,武庸忽然隱沒了身形,消失在了方源、鳳九歌的眼界當中。
  “他消失了,在哪里?”方源看向鳳九歌。
  武庸以退為進,方源的偵查手段可不怎么樣,根本無法察覺出武庸的真身來。
  鳳九歌也搖頭:“似乎是借助了這方戰場,隱沒了形跡。”
  他也只查探出一些模糊大概。
  鳳九歌的話音剛落,整個戰場就陡然發生了異變!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狂風憑空而起,不斷地呼嘯,在整個戰場中宛若無形的蟒群,在奔走游竄。
  然后,風刃凝結而出。
  一道道風刃,帶著八轉殺招的鋒利威能,盤旋飛舞,向著方源、鳳九歌二人殺來。
  “來得好。”方源不驚反喜,身上仙衣飄飄,直沖而去。
  風刃卻是靈活地繞過他,向鳳九歌集中射去。
  顯然,武庸是先除掉鳳九歌,然后對付方源。
  這個選擇顯然非常明智。
  因為只有鳳九歌,有著反攻的能力。只要他一死或者被擒拿,方源空有逆流護身印,又能如何?
  鳳九歌見此,不禁朗笑一聲:“有趣,倒是把我當成了軟柿子。”
  語調并不憤怒,反而有些歡喜和好奇的情緒。
  這是他從未有過的體驗。
  當即,鳳九歌拳掌交擊,破碎個個風刃。
  但風刃毀掉之后,又會化為一股狂風,呼嘯卷席一陣,就又轉變凝聚成一道全新的風刃。
  風刃不僅綿綿不絕,而且數量越來越多。
  鳳九歌不敢讓這些風刃加身,盡量提前擊潰它們,可是這樣一來,就讓他處于被動的境地。
  方源趕去支援。
  這一次,方源只在鳳九歌的身邊縈繞。
  許多風刃打在方源的身上,就立即被反彈出去。
  不過并沒有追溯反噬武庸,而是直接打在這片戰場之上。
  原來,武庸雖然是發動者,但卻是操縱仙道戰場殺招,來施展攻擊。這中間隔了一層。
  武庸成了幕后黑手,反觀方源的逆流護身印,只能反噬一層,所以風刃只是找這片戰場的麻煩。
  潛伏在角落里的武庸見此,心中自然大喜,更加奮力催動戰場殺招。
  方源被動防守,片刻之后,他眉頭越走越深。
  鳳九歌有了方源的遮護,處境早已好轉。他思考了一會兒,打破沉默,對方源傳音道:“你來護我周全,我醞釀一記手段,拆掉這片戰場。”
  方源楞了一下,旋即答應。
  之前,他早已經算得這片戰場殺招,難以破解。憑借方源的實力和造詣,很難見效。反倒不如等到鎖風消失,讓白凝冰等人出來,再用四通八達,直接撤離這片戰場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要最大限度地拖延時間。
  可是放任鳳九歌和武庸對戰,必定會讓武庸迅速占據上風,壓制鳳九歌,直至解決,然后騰出手來對付方源。
  鳳九歌雖有八轉戰力,但到底還是七轉的修為。
  所以方源才來助陣。
  鳳九歌開始醞釀殺招,不做反抗,把護衛工作全部交給了方源。
  這種信任,讓方源也有點犯起了嘀咕。
  武庸見此,催動戰場殺招又急一分。
  風刃奈何不得方鳳二仙,整個戰場便發出變化,開始發出陣陣雷聲。
  這雷聲非常的特別。
  尋常雷聲,不是轟鳴就是炸響。
  這雷聲卻是帶著一絲空明和清脆,仿佛是用葫蘆瓢,敲打百年以上的大竹筒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雷光閃爍,咚咚咚地砸向方鳳二人。
  “小心,這是正清碧雷。”鳳九歌提醒道。
  正清碧雷,只有拳頭大小,但是速度極快,散發刺眼的青芒,讓方源都不由地要閉上雙眼。
  他連忙催動變化手段,將人眼轉變成龍瞳,這才抵擋住耀眼的雷光。
  方源此時催動逆流護身印,已經牽扯了絕大多數的心神,再不能動用什么上古劍蛟變化。但是單獨轉變眼眸,這點手段還是可以的。
  正清碧雷轟砸過來,方源直接挺身迎上。碧雷擊打在他的身上,又逆反回去,不斷破壞戰場。
  但也有稍許碧雷,砸向鳳九歌。
  不過這些正清碧雷,才剛剛接近鳳九歌,就忽然消弭無蹤。
  鳳九歌醞釀殺招,自然不會全盤相信方源,而是本身就提前作下了防護手段。
  方源見此,也寬了心,防守起來更加積極從容,多次主動出擊。
  武庸見雷霆不行,就又讓戰場一變,雷霆消失,狂風轉弱,一顆顆的水珠,青翠可人,飄飄搖搖,匯集成一股細雨,再度殺去。
  “這是玉清滴風,更要小心。”鳳九歌再度出聲提醒。
  這水珠似的風,飄灑在方源的身上,同樣被逆反,方源安然無恙,穩固如山。
  但鳳九歌這邊,卻遭受麻煩。
  玉清滴風在接近他的過程中,不斷地消失。但仍舊有不少水滴,落到鳳九歌的身上。
  鳳九歌的身上,同樣有防護手段。
  每落下一滴,就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。
  雨滴密密落下,鳳九歌本身仿佛化成了一具人形樂器,奏出美妙動聽的曲聲。
  武庸哈哈大笑,主動顯露身形,他已經覷得勝機:“我這還有一招變化,名為玄清仙音。鳳九歌你是專修音道,不妨來品評一番吧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整個戰場上傳出風的低吟。
  風聲婉轉,又非常清澈,響徹在方源的心中。一時間方源身上的仙衣,不斷震動,泛起波瀾。
  “不好,這玄清仙音好生厲害,是四種變化中最強攻勢。我雖然有著逆流護身印,但單靠此印,只能遮護自己,如何能幫助鳳九歌?”方源心中頓時一沉。
  武庸的這記仙道戰場殺招,名為四清四變風,乃是由一位武家八轉先祖開創,一直很好地流傳下來。
  這招四清四變風,有四種變化,分別是少清風刃、正清碧雷、玉清滴風以及玄清仙音。
  它是武家的招牌殺招,聲威赫赫,幫助武家威懾南疆已無數歲月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