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371 一曲離歌退武庸

不論是少清風刃、正清碧雷,還是玉清滴風、玄清仙音,這些變化的本質,都是風道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顯然,創造出這記仙道戰場殺招的武家先祖,已然修行到了觸類旁通的境地,從風道延伸出去,涉及劍道、雷道、水道和音道。
  武庸運用此招,果然是效果卓絕,打得方源無可奈何,鳳九歌身陷險境。
  玄清仙音越發密集嘹亮,而鳳九歌身上的樂聲則被壓制得幾乎微不可聞。
  方源毫無辦法。
  他身上仙蠱很多,荒獸、上古荒獸等等不在少數,仙道殺招也很多,但是面對八轉蠱仙武庸,這些東西就顯得雜而不精,層次完全不夠,登不上臺面。
  唯有逆流護身印,算得上方源維持不敗的憑借。可惜這等底牌,也不能解決眼前的危局。
  玄清仙音越加清澈響亮,方源身上逆流仙衣都在震蕩不定,逆流河水不斷地削減,速度之快,讓方源為之側目。
  方源更擔心的是鳳九歌。
  鮮紅的血跡,從鳳九歌的鼻腔、嘴角、眼角外溢出來。
  他的身軀不斷顫抖,并且幅度越來越大。
  “糟糕!如此下去,鳳九歌醞釀的殺招被打斷,必定反噬,隨后重傷,若算上武庸的攻勢,甚至當場死亡也有可能。”
  方源明白這一點,卻是愛莫能助。
  他當然不是牽掛鳳九歌,而是鳳九歌一死,他就要直面武庸。
  將來就算鎖風效果消失,方源可以再用四通八達,面對武庸,他也沒有多少機會可言。
  不過,就在局勢漸漸向武庸傾斜的時候,鳳九歌忽然吐出一口濁氣,整個人放松了下來。
  然后,他的身上迅速升騰起一股獨特的氣息。
  鳳九歌緩緩開口,從口腔中開始傳出一道微弱的歌聲。
  這聲調一點都不高,低弱微小,但偏偏卻清晰地鉆入方源、武庸的耳中。
  然后歌聲稍微大了一點,像是低吟,又仿佛是在安靜的夜晚的絲絲夢囈。
  一股油然而生的情感,從武庸的心頭升騰起來。
  武庸面色頓時變化!
  他身上覆蓋著仙級防護,可謂層層包裹,防御出眾,但當他聽到這個歌聲的時候,這些防護竟然形同虛設,讓歌聲勾動出了他內心的感情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也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他雖然沒有產生什么情感,但是逆流仙衣的表面,卻是泛出越加繁復龐大的漣漪微瀾。
  這種陣仗,竟是比之前受到玄清仙音的攻勢,還要嚴重!
  “好家伙,這音道殺招非同凡響!乃是一網打盡的威能,我也被牽扯其中,還是離鳳九歌遠一些的好。”方源連忙遠撤。
  這不僅是為了他自己,而是為了鳳九歌著想。
  武庸同樣做出如此選擇,他撤退得更徹底,再次隱去身形,消失不見。
  能退能進,這就是占據戰場地利的優勢。
  而整個仙道戰場,則攻勢更急,更加狂猛。玄清仙音、少清風刃、玉清滴風、正清碧雷,四種變化一齊出現,層層疊疊地覆蓋鳳九歌。
  鳳九歌不管不顧,用身軀硬抗種種攻勢,他沒有停止,歌聲在持續。
  歌聲只是單純的樂音,卻蘊藏著音道的無窮奧妙。
  歌聲漸漸上揚,但并非一飛沖天,而是寰轉柔婉,一圈一圈,回環往復,交替上升。
  情感不斷地纏繞在武庸的心頭,讓他更加驚疑。
  “這到底是什么音道殺招?又是什么威能?”
  歌聲忽然又低垂下來,無以倫比的抑郁和傷感,襲擊武庸心頭,讓他都要一種落淚的沖動!
  不由自主地,武庸想到了一個詞——離別。
  離別的苦楚,離別的悲傷,離別的抑郁,離別的不舍。
  和情人的分手,和朋友的再不見,和親人的生死絕別。
  別離,往事依舊。
  別離,故人揮手。
  別離,夕陽映映。
  別離,落紅亦悲愁。
  歌聲時而凄切,像是控訴命運的不公,時而哀怨,像是質問現實的殘忍,時而悲憤,像在心中低吼,時而垂落,欲哭無淚,淚在心中。
  噗!
  武庸忽然雄軀一震,向外大吐一口鮮血。
  他的臉上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,因為在他的感知中,他驚駭地發現,自己的仙道戰場殺招四清四變風,居然在瓦解,在分離!
  組成這個仙道戰場殺招的蠱蟲,并沒有因為歌聲而損毀任何一只,就算是凡蠱,也安然無恙。
  當然,方源用逆流仙衣逆反回去的攻勢,自然是造成了蠱蟲的損毀,不過武庸也在同時進行修補。這點無傷大雅。
  讓武庸感到吃驚的是,這些構成仙道戰場殺招的蠱蟲,并沒有絲毫的損毀,但是卻不受他的操控,開始相互分離,不愿意再進行配合和運轉。
  這還了得?!
  一兩個蠱蟲的配合紊亂,只要不是殺招核心,不算個事兒。
  一部分的蠱蟲毀滅了,只要不是核心,仍舊可以維持局面。
  但是現在,卻是所有的蠱蟲都相互分離,都要撤走,武庸根本操縱不住。
  一切的罪魁禍首,就是這首歌曲,就是鳳九歌。
  很快,方源也看出端倪,他偵查到整個戰場正在分離,正在崩解。
  方源心中自然也驚奇得很。
  武庸心知不妙,想要撤銷戰場殺招四清四變風,但為時已晚。
  下一刻,整個戰場崩潰,三仙重見晴朗天空,明日白云。
  武庸狂噴一口鮮血,面色慘白,顯露身形,踉蹌飛退,遭受重創。
  仙道戰場殺招和蠱陣不一樣,蠱陣被破壞,蠱仙反噬往往并不嚴重。但是仙道戰場殺招被破,反噬通常都會很沉重。
  殺招的威能越強,反噬的傷害就越大。
  四清四變風!
  這可是武家名鎮南疆的超級殺招,威力絕倫,此刻被破解,帶給武庸的反噬傷害極其劇烈。
  “好殺招!此招何名?”武庸雙眼死死瞪著鳳九歌,問道。
  鳳九歌卻不答他,而是仍舊歌唱不休。
  武庸面色再變,此時此刻,再顧忌不得,拿出了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。
  這座八轉仙蠱屋承載武庸,提供堅強防護,讓武庸可以在里面從容療傷。
  仙元的消耗問題,已經不是主要問題了。
  武庸不得不這么做。
  但是很快,讓他吃驚的事實再度發生。
  整座玉清滴風小竹樓,竟然也在歌聲的作用下,開始蠢蠢欲動,有了一絲分解離別的趨勢。
  這可是堂堂的八轉仙蠱屋!
  如此看來,鳳九歌的這記殺招,絕對是八轉層次。
  武庸見此,雙眼暴射出駭人的精芒,再顧不得療傷,直接催動仙蠱屋向鳳九歌撞去。
  仙蠱屋沒有短板,乃是陣道的巔峰結晶。仙蠱屋橫沖直撞,向來在戰場上都是縱橫披靡的。
  這不僅是過去的人族歷史上的事實,也是方源五百年前世,飽經檢驗的常理。
  當然,每一座仙蠱屋之間,也都各有所長。
  譬如黑家的黑牢,可以馴化上古荒獸。
  再例如白相洞天中的三十三天殿,就是一座仙蠱屋,防御很出色,最擅長的是儲藏仙材。不過可惜的是,三十三天殿,只是一座殘缺的仙蠱屋,曾經遭受重創,如今已經失去了移動之能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自然有殺招,但武庸此時直接撞向鳳九歌,也是明智之舉。
  畢竟催動殺招,都需要時間。
  橫沖直撞卻是耗時最小的,也是最直接的。
  鳳九歌使出仙道殺招,雖然威能效果驚人至極,但似乎是不能離開原地,好像只能被動挨打。
  這點破綻,早已經被方源、武庸看在心底。
  鳳九歌身上的防御手段,也已經被削弱到谷底,此時若再被玉清滴風小竹樓撞上,絕對是撞成一灘肉泥的悲慘下場。
  危難之間,方源自然不能坐視不管。武庸解決了鳳九歌,下一個就輪到他。
  現在鎖風殺招,還未過時效,方源再次參戰,只身擋在玉清滴風小竹樓的前行路線上。
  方源無法催動力道大手印,他大部分心神要維系逆流護身印,只得面前將雙臂和手化為龍爪,覆蓋龍鱗,然后催動七轉龍力仙蠱。
  這些仙蠱,都是他從武家“借”得,卻用來對付武庸。
  武庸見了,胸口一悶,仙元狠狠地灌輸到仙蠱屋中去。
  砰!
  雙方撞在一塊兒,沒有任何的意外,方源被直接撞飛。
  他的力量不如玉清滴風小竹樓,像是一顆炮彈,被彈飛老遠。
  不過他身上一點都沒有什么傷勢。因為逆流護身印實在太過優秀。
  反倒是玉清滴風小竹樓,在對撞之后,損失了不少凡蠱。
  有了這個缺口,鳳九歌的歌聲更有效果。
  武庸抓緊時機,繼續催動仙蠱屋,撞向鳳九歌,與此同時,他開始分出大部分心神,要催起玉清滴風小竹樓的殺招。
  眼看著仙蠱屋就要撞上鳳九歌,方源回援不及。
  不過就在這時,鳳九歌忽然抽身,一飛沖天。
  武庸撲了一個空,滿臉驚怒。鳳九歌明明可以離開和移動,原來之前的只是假象,是鳳九歌故意示敵以弱!
  歌聲一直在繼續,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開始分解。
  從外形看去,它本身仿佛是一座兩層的吊腳竹樓。它雖然是八轉仙蠱屋,但它動用的蠱蟲規模很少。不像是那些宮殿,往往體型越龐大的仙蠱屋,蠱蟲的數量就越多。
  總共就這么多的蠱蟲,鳳九歌的歌聲就顯得更有效果。
  先是一根根的竹子,開始離散,邊緣的竹子則直接脫離仙蠱屋主體。
  這些竹子當然不是真的竹子,很快,脫離主體的粗壯竹竿,就散發翠亮的光輝,分解成無數的小蠱蟲。
  武庸面色陰沉如水。
  局面對他非常不利!
  這時,方源再次趕到。
  武庸冷哼一聲,盯著方源、鳳九歌深深地看了一眼,隨后他調動玉清滴風小竹樓,忽然飛撤。
  不一會兒,玉清滴風小竹樓就已經撤離戰場,成為天邊的一個小黑點。
  他竟是主動撤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