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72 原是天意謀劃

武庸主動撤退,并未讓方源、鳳九歌高興,反而心頭俱是一沉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武庸撤退,自然也可以前進。
  方源、鳳九歌都希望,武庸能夠和他們對拼,一直拼出個你死我活的結果來。
  但武庸并沒有這樣做,而是非常理智和冷靜地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他是八轉正道蠱仙,面對兩位七轉聯手,居然主動撤退。
  這事情一旦傳出去,武庸的臉面也就丟了一小半。
  之所以沒有全丟,則是因為他面對的蠱仙是大名鼎鼎的鳳九歌,還有柳貫一(方源)。
  武庸這樣做,需要不少勇氣。
  當然,更多的則是智慧!
  仙道戰場殺招四清四邊風被分解,武庸遭受殺招反噬,渾身重傷。
  但他有玉清滴風小竹樓,還有一戰之力。
  不過,等到他發現鳳九歌有移動騰挪之能,又對方源無可奈何之后,他就很明智地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這一撤,恰到好處。
  甚至可以說,比之前的猛烈進攻更為犀利,一下子點中了方源、鳳九歌兩人的七寸上。
  首先,玉清滴風小竹樓只分解了一些邊角,速度極快。
  方源、鳳九歌要追擊武庸,是不大可能的。尤其是方源的上極天鷹,也脫離了他的掌控。
  其次,武庸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和空間,可以讓他從容地療傷。
  畢竟他身上的傷勢不輕,嚴重影響到了他本身的戰斗能力。
  最后,武庸還可以修補玉清滴風小竹樓,甚至向這座仙蠱屋中添加一些蠱蟲。下一次面對鳳九歌的仙道殺招,就不會那么被動了。
  武庸的音道境界雖然普通,但是他的風道境界,早已經達到觸類旁通的程度。完全可以在風道上做出應對,盡量削減鳳九歌的殺招威能。
  也就是說,等到武庸再次追殺過來,方源、鳳九歌面對的,很可能就是痊愈的八轉蠱仙武庸,以及一座巔峰狀態的,專門針對鳳九歌做出修繕的仙蠱屋——玉清滴風小竹樓!
  武庸進退自如,完全用不著和方源、鳳九歌硬拼,先撤下來,再等待更好的時機。
  反觀方源、鳳九歌二人,卻是無可奈何,完全陷入被動狀態,不能拿武庸怎么樣。
  方源只有逆流護身印,比較能拿得出手,而鳳九歌雖然有仙道戰場殺招,但就算有時間可以布置,也禁錮不住武庸,皆因后者掌握八轉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。
  實力差距!
  盡管方源、鳳九歌聯手,但是面對武庸,還是有著巨大的實力差距。
  若只是武庸而已,他們兩人還有取勝的些微希望。
  但是武庸手中掌握著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,綜合實力暴漲一大截,這就讓兩人無可奈何了。
  “方源,你走吧。”就在這個時候,鳳九歌對方源開口道。
  他的語氣很平淡。
  方源的瞳眸不禁微微一縮。
  鳳九歌深深地望了方源一眼,面無表情,旋即又緩緩轉頭,望向天際遠處的小黑點兒(玉清滴風小竹樓)。
  “昔日你救我一命,今日我救你一次,從此你我兩不相欠。”鳳九歌繼續道。
  方源微微挑眉:“這不對吧。這一次你若是沒有我相助,恐怕早就被武庸殺死了。你幫我,我也幫了你,所以你還欠我一次人情的。”
  哪知鳳九歌語氣仍舊淡淡:“我說不欠,便是心安,自然不欠。你自認為你的,你要記住,這一次我若生還,必定以你為目標,展開追輯,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,我都不會放過你。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  “哈哈。”方源忍不住大笑一聲。
  他徹底明白了鳳九歌的心思。
  鳳九歌救他,是為了還之前的救命恩情。但這樣一來,有違他的正道身份,也會讓妻子女兒處境尷尬。
  所以當鳳九歌救過方源一次后,他便要追殺方源,將方源殺死,證明自己,也為妻子女兒考慮。
  “好,下次見面,你我之間就是生死仇敵了。”方源說著,開放仙竅門戶,放出黑樓蘭等人。
  上古戰陣——四通八達開始徐徐催動起來。
  鳳九歌再沒有回應,甚至他連側身轉頭再看一眼方源的動作都沒有,他直接飛向武庸。
  方源若用四通八達離開,恐怕會引起武庸追擊。為了真正還清方源的救命之恩,鳳九歌舍命冒險,主動去糾纏玉清滴風小竹樓。
  最后深深地看著鳳九歌的背影,上古戰陣轟然發動,帶著方源和其他三仙,瞬間消失在了原地。
  一直在注視方源、鳳九歌的武庸,見到方源忽然離去,只能苦笑一聲。
  現在他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安排了。若是他并非單獨一人的話,自然有能力同時留下方源、鳳九歌兩人。
  但為了武家名望,他苦心孤詣,細心籌謀,分開了其他南疆正道勢力,像是撒了一張巨網,把方源等人趕向他這最后一道防線。
  這里距離西漠,已經不遠了。
  方源此刻逃脫,只要不出意外,就是板上釘釘。
  “是我大意了。”
  “沒有料到天庭出手,居然是幫助方源這個魔頭!”
  武庸望著飛來的鳳九歌,目光陰寒森冷。
  就是這個家伙,壞了自己的全盤籌謀,該死!
  不過……
  對方的天資,還有地位,讓武庸有些躊躇。
  殺死鳳九歌的價值,反而不如生擒活捉。
  若是殺了鳳九歌,武庸是和天庭、中洲反目成仇,要知道天庭可是掌握著武遺海就是方源這個武家的把柄,在手中呢。
  但若生擒活捉,武庸卻是可以依仗此人,和中洲談判的。
  事實上,武庸之前就有這樣的想法,若是他一心想要殺死鳳九歌,絕不會是之前的攻勢節奏了。
  武庸不是一個純粹的殺人兇手,他是超級勢力的頭領,他要考慮的東西,絕非只是一場戰斗本身,還有這場戰斗背后牽扯到的無數層面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離歌!
  鳳九歌離著玉清滴風小竹樓,還有一段距離,再度催發之前的奇招。
  武庸冷哼一聲,仙蠱屋已經被他增添了不少蠱蟲進去,分解雖然還有效果,但比之前可要削弱許多程度了。
  激戰再度展開。
  武庸很快占據上風,盡管他身上的傷勢還在。
  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橫行霸道,鳳九歌只能游擊,利用離歌拆解。
  武庸老謀深算,已經退了一次,第二次撤退完全毫無心理壓力。
  只要是仙蠱屋被分解到一定程度,武庸就退走,飛出一段距離后,進行修正。
  鳳九歌的離歌,本身并無任何殺傷威能,蠱蟲被分解出來后,被武庸得到手,又重新搭建。
  唯一讓武庸感到有些頭疼的是,仙蠱屋并不容易搭建。
  可以說,這場戰斗已經定局。
  鳳九歌絕不可能勝利。
  或許硬沖對打,雙方毫不后退,鳳九歌還有一些勝利的希望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武庸并不莽撞和蠢笨,在交手幾個回合之后,他也舍棄了面皮和八轉尊嚴。
  這些換來的是他進退自如,一直將占據操縱在自己的手中。
  即便是鳳九歌這類的天驕人物,也只能被他死死壓入下風,沒有一絲勝利的可能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中洲天庭。紫薇仙子手中托著星宿棋盤,望著棋盤上演繹的戰況,赫然便是鳳九歌戰武庸的景象。
  “差不多了。”紫薇仙子口中呢喃。
  原來,鳳九歌遭遇方源,都是星宿天意的安排!借助天庭之手,讓鳳九歌追逐偷道仙蠱“偶遇”方源。
  就連鳳九歌本身,就被蒙在鼓里。
  甚至,天庭方面也很懵懂,不知道星宿天意為什么會如此安排。
  鳳九歌的氣息已經變得微弱。
  他渾身是傷,只余一擊之力。
  反觀武庸縮在玉清滴風小竹樓中,狀態完好,把轉仙蠱屋也只是被分解了一些外圍。
  戰后便退,退后又進,再度開戰。
  人的靈性是萬物之首,武庸的正確戰術讓鳳九歌毫無翻盤的可能。
  “鳳九歌,你若束手就擒,我還能留你性命,甚至將來將你遣送會中洲,交給天庭發落。”武庸淡淡地道。
  鳳九歌微微一笑:“武庸啊。你若能接下我這一招,我主動認輸,又有何妨?”
  武庸面色微微一凝。
  戰至此刻,鳳九歌居然還有手段未出!
  “昔日,我之所以成名,得到八轉蠱仙的認可,認為我擁有八轉戰力,就是因為此招。且看我的第七歌——”
  “且慢啊,鳳九歌。”就在這時,兩道身影忽然出現在戰場當中。
  俱都是八轉氣息。
  來自中洲十大古派的蠱仙!
  “嗯?”武庸驚異,天庭方面居然還有暗手未出,這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  在他想來,若是有這樣的暗手,之前為什么不發動?
  “難道說是剛剛趕到的不成?”武庸猜測。
  一邊想著,武庸一邊冷笑:“中洲的人,你們來的正好,我正有事情要與你們分說!你們不僅搶走了我南疆正道的眾多仙蠱,而且你們的人竟然還包庇魔頭!”
  武庸不懼。
  他有仙蠱屋護身,更有其他南疆正道蠱仙正在趕來支援。
  但哪知這兩位中洲蠱仙也是有備而來。
  一人道:“你我兩方雖然份屬兩域,但都是正道中人,自然要同氣連枝。之前取走仙蠱,只是因害怕這些蠱蟲遭受魔手而損。這些仙蠱,我方早就準備,現在就可將這些都還于原主。”
  “哦?”武庸訝然。
  另外一人又道:“至于包庇魔頭,這自有交代。鳳九歌,你愿發誓接受天庭命令,終生追殺方源,一日不取他性命,一日都不歸還嗎?”
  鳳九歌沉默了一下,開口。
  “我愿意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