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80 年獸軍團

沙流漩渦中心的深邃同道,似乎直插向地底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鳳九歌越是深入,越感受到濃郁的宙道氣息。
  忽然,從深沉的黑暗中,閃爍出一個亮點。
  在黑暗的映襯下,這個亮點分外顯眼,它閃爍著黃銅一般的光澤。
  “是一只野生的凡蠱?”鳳九歌飛近,發現這是一只三轉的日蠱。
  日蠱形如貝殼,有嬰孩的手掌大小,圓形的貝殼兩側,還有兩個魚一樣的鰭翅。魚翅不斷扇動,帶著貝殼般的小巧身軀,在黑暗中游蕩。
  和年獸相比較起來,日蠱就很常見了,在五域兩天的任何地點,都有可能被發現。
  讓鳳九歌在意的是,光陰長河中本就充斥著海量的日蠱、月蠱、年蠱。
  這里有野生的日蠱,會不會如鳳九歌猜測的那樣,藏著一條光陰支流?
  光陰支流,是常見卻又罕見的修行資源。
  說是常見,是因為蠱仙的仙竅中,都有一條光陰支流,使得仙竅世界中,有了時間的流轉。
  說罕見,則是在五域兩天中,自然形成的光陰支流,數量稀少,但規模巨大,遠超仙竅中的光陰支流。一旦出現,往往會惹來超級勢力間的大力爭奪。若是散仙發覺,常常會盡全力隱藏遮掩,自己占據,悶聲發大財。
  宙道的蠱蟲,不僅是宙道流派的蠱師、蠱仙需要,對于煉蠱而言,都有廣泛運用。
  就比如這只日蠱,三轉的日蠱,蘊藏三天的時間。
  如果有相應的煉道的手段,耗用這只三轉日蠱的話,就能煉蠱時間直接縮減三天。
  還有宙道的延壽法門,利用日蠱、月蠱、年蠱等等為人延壽。當然這種延壽之法,留有弊端,在身上印刻宙道道痕。這種道痕多了,將來運用壽蠱都不可行。
  但壽蠱難尋,若是手頭上沒有壽蠱,壽命又到了極限,難道這類法門還能不用嗎?
  “這里若是有一條光陰支流,必然是影宗發覺,偷偷隱藏下來的。”鳳九歌繼續深入。
  很快,他就看到越來越多的野生宙道蠱蟲。
  日蠱、月蠱、年蠱等等。
  一片蒼白的斑斕,出現在鳳九歌的前進路線上。
  這片光斑,有床般大小,像是一片水光在靜靜地波動著,幽若無息。
  鳳九歌謹慎地放慢了腳步。
  這是光陰斑斕。
  一種氣象之變化。
  就好像是沙漠中起風,群山中升霧,天空中下雨一樣。
  光陰斑斕也是一種自然氣象。
  任何的生命,只要進入光陰斑斕之中,就會受到影響。時間會變快,加速衰老。或者變慢,世界在其眼中,會發展“飛快”。
  不管是快慢,都會多多少少削減壽命。
  鳳九歌都不敢輕易嘗試,他放慢腳步,輕輕地繞了過去。
  遠離這片光陰斑斕之后,鳳九歌吐出一口濁氣,心中越加肯定,這里恐怕真的有一條光陰支流。
  天庭蠱仙關照他的話,已經明確指出,紅蓮真傳就隱藏在石蓮島中,方源要繼承的話,就得身入光陰長河。而進入光陰長河,最穩定可靠的方法,就是尋找到一條光陰支流。
  這條光陰支流,就相當于入口,必須足夠規模,讓他能夠輕松出入。所以蠱仙仙竅中的光陰支流,都不夠格。
  只有存在于五域兩天中的光陰支流,時間流速和光陰長河本身幾乎統一,才能容納得下蠱仙的進出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光陰斑斕,開始出現在鳳九歌的視野當中。
  越是深入,黑幽的通道,就越加擴大。
  起先只是一兩只宙道凡蠱,然后斷斷續續數量增多,到了最深處,出現了一只只的蠱群,每一支蠱群的數量都上百。
  宙道的氣息越加濃郁,鳳九歌甚至聽到了水流的嘩嘩響聲。
  終于,在他的視野中,出現了一道修長的光線。
  隨著鳳九歌拉近距離,這道光線也隨著在他的視野中擴大,漸漸變成了一條河流模樣。
  “光陰支流!”鳳九歌心頭微微一震,這里果然有著一條光陰支流。
  “但是方源他們在哪里?”鳳九歌剛轉過這個念頭,忽然從附近的一片光陰斑斕當中,猛地躍出一個龐大的身影,直接向他撲來。
  鳳九歌連忙躲閃,眼底深處精芒一閃即逝。
  一記仙道殺招,在瞬間催動起來。
  音道——此時無聲勝有聲!
  鳳九歌專修音道,矢志創造出九首歌曲,唱盡天地萬物。如今他已經開創了七首歌,離歌正是其中一首。
  但是除了這七首歌曲之外,他亦有其他的音道手段。
  音道殺招此時無聲勝有聲,便是其中之一。
  鳳九歌勤加錘煉,熟得不能再熟,此時一經催動,頓時成功。
  他拳掌頻出,對準黑影不斷遙擊。
  這亦是殺招手段,拳為鼓拳,掌為鐘掌,乃是靈緣齋的一份三音真傳中的內容。
  三音真傳當中,除了鼓拳、鐘掌之外,還有一記殺招,名為哨指。鳳九歌卻未學習,他只是揀了感興趣的練習,補充自己手段的不足。
  那巨大的陰影怪獸,被鳳九歌打的嗷嗷直叫。
  但詭異的是,它的叫聲剛剛喊出口,就消散全無。
  鳳九歌的鼓拳,每一擊都能爆發出咚咚鼓音,鐘掌每一擊都能打出鐺鐺鐘鳴。但是在此刻,卻都悄無聲息。
  很快,鳳九歌就占據了上風,攻勢越來越猛,那頭偷襲的怪獸被打得蒙圈,越發沒有還手之力。
  鳳九歌也看清楚了,偷襲他的是一頭年獸。
  猴形年獸。
  而且只是普通荒獸,不是上古荒級。若是上古年獸,就不會這么容易,被他壓下去了。
  鳳九歌瞇起雙眼。
  光陰長河中,不僅有野生的宙道蠱蟲,還有大量的野獸、植株。年獸在五域外界很罕見,但是在光陰長河中,卻很平常。
  只是……
  這頭荒級年獸,是方源等人的安排,還是純粹的野獸年獸呢?
  鳳九歌腦海中思考著這個問題。
  這個問題的結果,代表著方源是否已經發現了他的蹤跡。
  “年獸……”方源一邊觀戰,一邊將神念溝通寶黃天。
  寶黃天中,居然有人公開販賣大量的年獸。這種買賣,可是相當罕見的。
  方源不禁怦然心動。
  這些年獸,不是荒獸就是上古荒獸。他如果能夠收購過來,并且駕馭住,將是一股巨大的力量!
  別忘了他掌握著百八十奴仙道殺招。
  到時候,借助這些年獸和百八十奴殺招,方源就能奴役太古年獸!
  上極天鷹雖然失去了,但是掌握太古年獸的話,也能為方源這一方增添一個八轉戰力了。
  但是讓方源感到麻煩的是,賣方卻是一心想做大買賣。
  方源當然也想一口吞下這些年獸,然而有意者,并非他一人。
  他最大的劣勢在于,自己并沒有多少的資金,要想買下這么多的年獸,最好將之前狂購下來的荒鷹、上古荒鷹賣掉。
  當然,方源也可以賣掉仙蠱。
  但不到萬不得已,他不想這么做。
  之前在夢境大戰的時候,方源只有這么做,才能存活下來。現在卻并非生死攸關的時刻。
  千變老祖正做抉擇。
  他接收到了很多的購價,但是真正讓他心動的,只有三位。
  一位直接出賣仙元石,海量的仙元石,難以想象居然有人手中,囤積了如此龐大規模的仙元石。即便是千變老祖都很吃驚。
  第二位則是可以付出許多的仙材,種類五花八門,讓千變老祖心動的是,這些仙材當中,有很多變化道仙材。
  第三位也很有誠意,想用同等的鷹獸來換取年獸。千變老祖目前正修行一種飛鷹變化,所以這個買家也很適合他。
  就在千變老祖猶豫不決的時候,這三方賣家中的一位,忽然開出了另外的高價。
  “居然愿意付出仙蠱?!”千變老祖又驚又喜,當即不再遲疑,答應了這筆買賣。
  所有的年獸,都賣給了一位蠱仙。
  交易很快完成,不管是買家的雄厚資本和大胃口,還是千變老祖的決定速度,都讓人吃驚。
  西漠,沙流通道當中。
  吱吱吱!
  猴形年獸發出慘烈的尖叫聲。
  但是叫聲,在鳳九歌的殺招之下,立即化為虛無。
  在這場寂靜的殺戮中,猴形年獸終于不敵鳳九歌,慘遭屠戮。
  鳳九歌查看一番后,確認這頭猴形年獸乃是野生荒獸,便將其當做戰利品,收入自家的仙竅當中去。
  整場戰斗,只是持續了一小會兒。
  鳳九歌很顯然沒有動用真正的本事,消滅一頭荒級年獸,顯得輕輕松松。
  他沒有休整,繼續朝著光陰支流進發。
  距離越來越近,這條光陰支流也在他的眼中,越加清晰。
  河水流逝,波光粼粼,在一片黑暗中靜靜地流淌。
  吼吼!
  忽然,從光陰支流中,飛出好幾頭的年獸出來,一齊撲向鳳九歌。
  鳳九歌微微一驚。
  “被發現了嗎?”剛剛那一瞬間,他感受到了明顯的仙道殺招的氣息。
  功過來的年獸陣容很強大,荒級年獸五頭,上古年獸則有三頭!
  鳳九歌冷哼一聲,澎湃的戰意幾乎漫溢而出。
  既然被發現了,那他就不用束手束腳地作戰了。
  “出來吧,方源。”鳳九歌輕喝一聲。
  但下一刻,他的瞳孔微微一縮。
  因為還有年獸,正從光陰支流中奔騰而出。一下子,年獸的數量暴漲到了十幾頭。
  并且,更多的年獸還在源源不斷地,從光陰支流中殺將出來!
  “怎么回事?有一支年獸群,剛好在這條光陰支流附近嗎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