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83 自愛仙蠱

北原,瑯琊福地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甲字號煉蠱大廳之中,持續了數月之久的煉蠱,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。
  瑯琊地靈親自站在一座煉道超級蠱陣的邊緣,雙目緊緊地注視著蠱陣中燃燒著的熊熊烈火。
  這火焰呈現冰藍之色,一點也不炙熱,反而非常寒冷。
  即便是超級蠱陣,也難以將這劇烈燃燒的冰焰之威,徹底隔絕起來。
  瑯琊地靈站在蠱陣邊上,整個眉宇、毛發都染上了一層薄薄的幽藍冰霜。
  但他不管不顧,全神貫注地注視著火焰。
  更準確的說,是火焰中央的那團玄冰。
  玄冰在不斷地熔解,又在不斷地生成。最初的玄冰,棱角分明,如今它在瑯琊地靈親手煉制之下,已經被漸漸地磨平了棱角,有了一絲渾圓之感。
  “扇門風五縷。”瑯琊地靈忽然開口道。
  為他打下手的,正是毛民蠱仙毛六。他聞言連忙動手,從仙材庫存中,運用特殊的手段,提取出五縷扇門風。
  這扇門風,乃是七轉仙材。
  非常奇特。
  生長的地方,不在深山老林,更非大澤蒼穹,而是在凡人家的門板上。
  每當有這樣的仙材產生,凡人的門板就閉合不了,只能不斷地開合。
  這種奇怪的現象,在很久之前,就引起了蠱師們的注意,繼而引發了蠱仙出手收取。
  只是剛開始時,扇門風這等仙材,蠱仙們都利用不了,不了解它。如今卻是早已有了純熟的手法,以及充分利用的方案。
  五縷扇門風被瑯琊地靈小心翼翼地,送去冰焰中心。
  很快,五縷清風就圍繞著玄冰,不斷旋轉,像是雕琢玉石一樣的五只巧手,加劇了玄冰的變化。
  “不好。”好景不長,瑯琊地靈忽然變了臉色,驚呼出聲。
  毛六心中頓時一突,連忙望去。
  只見那冰焰陡然熄滅,那塊玄冰直接破碎,連同那五縷扇門風,一切都化為烏有。
  “啊啊啊!又失敗了呀!!!”瑯琊地靈跺腳,大吼,十分氣急敗壞的樣子。
  毛六深深嘆息。
  太可惜了。
  真的已經到了最后的幾個步驟。
  但失敗了。
  之前數月的努力心血,都直接打了水漂,做了無用功。
  “若是利用毛民天地流,絕不會如此結果!”瑯琊地靈冷哼。
  毛六連忙提醒道:“可是太上大長老,按照門規,這既然是方源長老耗費大量貢獻發布的任務,我們也得按照他的要求來啊。”
  “唉!這方源腦子糊掉了,怎么一心想著用人族的煉蠱法門。他難道是存心要讓我難堪嗎?!”煉蠱失敗,讓瑯琊地靈的心情很是糟糕。
  毛六連忙為方源說好話:“方源長老一直都神神秘秘,我雖然和他不對付,平常也看不慣他。不過呢,這一次他似乎動用了全部資本,不惜耗費如此巨量的門派貢獻,要來煉制仙蠱。他要煉制的仙蠱,多達三只。如果是存心想讓太上大長老您難堪,不至于耗費這么大的代價吧?”
  “嗨!我也只是隨口一說罷了。”瑯琊地靈垂頭喪氣,擺擺手,“先休息,休息一下。這已經是第五次失敗了。而且,方源的門派貢獻也不太夠,你聯系一下他吧,告訴他煉蠱的結果,若是他還想再煉,就必須有足夠的門派貢獻!”
  “是。”毛六應聲。
  方源如一道利箭,飛翔在高空中。
  沙漠的廣闊壯美,他無心欣賞,此時此刻,他的心思還在琢磨著剛剛和鳳九歌的交手。
  那處沙流漩渦中的光陰支流,是影宗暗地里的修行資源,記錄在影宗地圖之上。
  “紫山真君臨終之前,特意在遺囑中交代我,一定要盡快地去往光陰長河當中,和鬼臉紅蓮中的幽魂意志接洽。”
  雖然方源繼承了紫山真君的遺藏,掌握了大量的殺招、仙蠱方、秘聞等等。
  但是影宗的整個財富,他還只是繼承了大半而已。
  而光陰長河中的鬼臉紅蓮當中,存在著的幽魂意志,則掌握著影宗的幾乎全部修行內容。就連幽魂魔尊的真傳,它都擁有著一部分。
  影宗存在十萬年,幽魂魔尊生前更是縱橫天下,屠戮蒼生,令萬物齊喑。整個影宗雖然不再,但是掌握的修行內容,卻是難以想象的豐富和浩瀚。
  就比如仙蠱屋吧。
  方源目前,只掌握了十二座仙蠱屋的完整全面的建設內容。但實際上,魔尊幽魂和影宗掌握著的,絕不止十二這個數目。
  這些其余的修行內容,都得需要方源前往鬼臉紅蓮當中,親自接收。
  “而且紅蓮真傳,也在光陰長河當中。我有著春秋蟬,就是掌握著真傳的鑰匙。”
  方源肯定是要前往光陰長河當中的。
  五域外界的光陰支流,就是他進出的門戶。
  雖然為了鏟除天庭的追兵,方源損失了其中一道,但是沒有關系,在影宗的記錄當中,光陰支流可是還有五六道呢。
  “不過,目前西漠當中,影宗掌握的光陰支流,就只剩下了最后一道。”
  “保險起見,我還是先前往那兩個資源點。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,不要輕易前往那里了。”
  方源暗中做出了決定。
  現在他人在西漠,西漠和中洲、北原、南疆分別接壤。
  但是這三域,方源都去不成了。
  中洲有天庭、十大古派,是方源的禁地。
  北原有長生天,到處通緝方源。
  南疆的正道蠱仙們,不久前還追殺圍剿過影宗呢。
  西漠是最佳的潛藏地點。
  至于東海,影宗方面只掌握了一道光陰支流的位置。但是很不巧,這道光陰支流已經被廟明神搜走了。
  說起來,這事情還怨方源。因為就是方源發現之后,告知廟明神一伙兒的。
  曾經,紫山真君為了解情況,也借助光陰支流,去了一次鬼臉紅蓮。他在東海時,找不到那條光陰支流,只好到了南疆,才如愿以償。
  “我現在最大的麻煩,就是身上有著偵查殺招,位置始終暴露在天庭蠱仙的眼中。”
  “同時沒有暗渡仙蠱傍身,天意也在時刻布局,企圖剿殺了我。”
  “關鍵是缺乏仙蠱,我手中的殺招海量,就是獨缺核心仙蠱。有了核心仙蠱,就能解除偵查殺招,也能再度蒙蔽天意!”
  正思考著,方源接到了毛六的來信。
  方源將心神探入到這只信蠱當中,里面的內容讓他皺起眉頭。
  煉蠱再一次失敗了。
  真是該死!
  雖然他陷害了鳳九歌,但天庭方面絕不會只派遣他來追殺自己。
  天庭一定還有后手,只是時間早晚而已。
  “這只智道仙蠱自愛仙蠱,一下子要煉出七轉層次來,的確頗有難度。最近幾次煉蠱,我都全程參與,瑯琊地靈盡心盡責,絕沒有敷衍了事的成分。”毛六如此說道。
  方源沒有懷疑他的話。
  瑯琊地靈的單純和誠信,方源是相信的。
  煉制不出來,也很正常。
  畢竟是七轉仙蠱,成功的可能很低。
  但這只自愛仙蠱,方源必須煉出來。而且要速度快。
  有了它,方源才能運用紫山真君遺藏中的一道殺招,解除自己身上的偵查殺招。
  這是完全可以的。
  方源對它保有充分的信心。
  “煉,必須接著煉,哪怕是傾家蕩產,也在所不惜。”方源咬牙,暗自發狠。
  他現在獲取瑯琊門派貢獻,再輕松不過。因為紫山真君的遺藏,豐富無比。
  “不過……”
  “我也不能無動于衷了。”
  “這一次陷害鳳九歌成功,是出其不意,動用了八轉仙蠱似水流年。這是天庭暫時得不到的情報。”
  “如今這張底牌已經暴露,我必須抓緊時間!”
  “看來,是時候動用那個方法了。”
  方源眼眸中閃過一抹決意。
  他回信道:這一次煉蠱,請毛六主持大局,讓瑯琊地靈打下手。
  毛六接到方源回來的信蠱,看到這部分內容,不禁感到相當的詫異。
  他自問自己的煉蠱水準,并不如瑯琊地靈,瑯琊地靈也沒有徇私舞弊,但為何方源偏偏要讓他來主持煉蠱大局呢?
  光陰長河之中。
  隆隆的水聲,不絕于耳。
  鳳九歌被滔滔巨浪,卷進長河之中。
  “這里就是光陰的長河嗎?”他竭力穩住身形,立即感到無比的宙道威能,不斷地侵蝕自己的仙軀。
  強。
  強大無比!
  鳳九歌的仙軀防護,也是極為不俗的。
  但在這短短一瞬間,他就感到自己正被周圍的環境極力排斥。
  鳳九歌十分明白,這是因為他身上滿是音道的道痕,和這里的宙道道痕格格不入。
  “不愧是光陰的長河,必須盡快出去!”鳳九歌想要退走,但是回望一眼,之前的光陰支流已經毀滅,留下的只是一層薄薄的光陰斑斕。
  這層斑斕非常的巨大,但是對于鳳九歌而言,卻再不是什么出路。
  “這下麻煩了。我不是宙道蠱仙,單靠光陰斑斕是出不去的。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正彷徨著,鳳九歌的耳畔,陡然一炸。
  虎吼聲起,一頭巨大的虎形年獸,從河底鉆出來。
  砰的一聲巨響,河水四濺。
  鳳九歌瞳孔縮成針尖大小,他的身軀和這頭虎形年獸比較起來,宛若老牛身旁的蚊子。
  “是太古年獸!”
  死亡的陰影,籠罩鳳九歌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