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84 紫薇控局

叮叮咚咚……
  悅耳動聽的脆響聲不絕于耳,鳳九歌在這一刻拼盡全力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碧玉歌。
  歌聲籠罩方圓數百步距離,太古虎形年獸的虎爪被染上一層碧色。
  但它的虎爪太過于龐大,仍舊轟擊過來。
  鳳九歌咬牙,連忙躲閃。
  千鈞一發之際,他幾乎和年獸虎爪擦肩而過。即便沒有被擊中,恐怖的巨力帶動的風浪,也是狠狠地襲上鳳九歌。
  鳳九歌就像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,被吹飛出去。
  噗。
  他高高拋起,在光陰長河的上空劃出一道弧線,吐出一蓬鮮血。
  “不行,在這里我的戰斗力受到了極大的壓制。”
  “光陰長河中充斥宙道道痕,乃是全世界宙道道痕最多的地方。道痕互斥,我的音道殺招效果不及原先的一成!”
  鳳九歌強忍痛楚,立即催動殺招,進行療傷。
  在外界,幾乎無往不利的治療手段,在這里卻顯得差強人意。
  不僅是治療手段,鳳九歌的移動殺招,也變得速度緩慢。他的碧玉歌原本威效極強,但是虎形年獸受傷,只是微微一震,就將虎爪上的那層薄薄的碧綠玉石皮徹底震碎。
  顯而易見,碧玉歌的效果,也被削弱到了谷底。
  鳳九歌只是七轉修為,之所以擁有了八轉戰力,乃是因為他一身音道道痕可以媲美八轉蠱仙了。
  但是,當他被方源設計,卷入到光陰長河當中后,他身上了的最強優勢,反而成了他最大的弱點!
  音道道痕和這里的宙道道痕相比,規模數量都差得太多太多。
  這也是為什么,方源非常有自信,鳳九歌落入光陰長河中會兇多吉少了。
  太古虎形年獸伸出鮮紅的舌頭,****了一下右爪上傷口,然后目露兇芒,再次向鳳九歌沖殺過來。
  它本來實力就強,生長在光陰長河之中,一身宙道道痕和光陰長河相得益彰,主場優勢極其明顯。
  年獸沒有九轉的存在,太古年獸已然是年獸中的霸主。
  虎吼聲起,風浪滔天。
  巨大的虎形年獸,奔騰猛躍,向鳳九歌展開最兇猛的襲擊。
  鳳九歌拼盡全力招架。
  但很快,他就再次受傷。
  他完全落入下風,沒有任何勝利的希望。想要求生,只有找尋到一條光陰支流,然后撤離出去。
  但是這個希望,也是非常的渺茫。
  因為光陰支流要碰到,并不容易。就算碰到了一條支流,未必有這樣的規模,能讓鳳九歌出去。
  鳳九歌本身只是音道蠱仙,并非宙道,更沒有專門的手段,來逃離光陰河流。
  “難道,我就要戰死在這里了嗎?”鳳九歌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。
  不過就在這個時候,他的耳畔忽然響起了一聲女仙的低語:“用那只八轉仙蠱。”
  “八轉仙蠱——命甲嗎?”鳳九歌遲疑了一下。
  天庭蠱仙交予他這只仙蠱,明顯是讓他護住性命的。
  這是一只八轉防御仙蠱。
  但是鳳九歌一直對此心存疑惑。
  為什么呢?
  他本身就不存在防御方面的短板,就算是面對武庸,他的防御也能夠頂上一段時間。
  天庭將這只仙蠱借給他,反而不如借給他其他仙蠱,用來攻擊或者移動。
  畢竟,鳳九歌在挪移遁走方面,要遜色一些。而他的七大歌曲,雖然威效絕倫,但都是殺招,遠不如直接動用一只八轉仙蠱進攻,來得干脆利落。
  鳳九歌接到這只仙蠱之后,也曾經嘗試催動過。
  命甲蠱的效果的確十分強大,但是吞噬仙元的程度,也分外駭人。即便是鳳九歌這樣的人物,也大感吃不消。
  “若要延遲時間的話,我應當運用自己的防御手段苦捱,再不斷地治療自己。若是用命甲仙蠱的話,恐怕仙元還不夠支撐五十息的功夫。”
  鳳九歌心中急速盤算。
  這時,太古年獸咆哮著,已經殺到他的面前。
  鳳九歌一咬牙,關鍵時刻,他還是選擇聽從那個神秘女音的指點。
  八轉仙蠱——命甲!
  一時間,紅棗仙元劇烈損耗,鳳九歌的全身浮現出一層薄薄的光甲。
  但就是這層光甲,在太古年獸的狂暴兇猛的攻勢下,巋然不動,護住鳳九歌周全。
  鳳九歌雖未受傷,但是在太古年獸的猛烈拍擊之下,不可避免地撞入光陰長河當中。
  一落入河水深處,無窮無盡的光陰河水,從四面八方,不斷地擠壓、沖刷鳳九歌。
  但命甲表現得非常出色,仍舊毫不動搖,只是表面上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痕。
  這已經非常了不起了。
  畢竟它只是一只八轉仙蠱。
  而光陰長河這等天地秘境,道痕的規模往往可是和九轉仙蠱相提并論的。
  太古年獸順著河水,再次向鳳九歌追殺而來。
  鳳九歌暗道一聲:“苦也!”
  他奮力掙扎,想要飛升上去,脫離光陰長河。
  但太古年獸也有相當的智慧,不讓鳳九歌實現他的圖謀。
  鳳九歌被阻撓在河流當中,不僅受到太古年獸的猛攻戲耍,而且還時刻被光陰河水沖刷排擠。
  情勢對鳳九歌越來越不利,他已經完全喪失了主動,再這樣下去,仙元消耗光了,就是他鳳九歌的死期。
  “難道我剛剛的選擇是錯誤的?那道女聲只是一個陷阱不成?”
  就在鳳九歌疑惑的時候,一股龍卷風般的流水,忽然襲來,將他猛地卷住。
  鳳九歌猝不及防,正要掙扎,忽然一道聲音傳來:“不要掙扎啊,鳳九歌,我乃天庭蠱仙,特來援助于你,你可以稱呼我為——黃史上人!”
  說著,水流龍卷猛地擴張,體積膨脹成之前的數十倍。
  無數的氣泡噴涌,遮蔽了太古年獸的視線。
  鳳九歌不敢撤銷命甲,但放任自己,順應水流龍卷的力量,重新彈飛,來到了光陰長河的河面上空。
  在那里,早有一位黃衣光頭的蠱仙等候著他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紫薇仙子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在她的面前,星宿棋盤正如實地將鳳九歌被救的一幕,清晰地演繹出來。
  那個在關鍵時刻,提醒鳳九歌的聲音,自然是她紫薇仙子。
  八轉命甲仙蠱,起到的真正作用,乃是給黃史上人提供一個清晰的線索,讓他能夠快速準確地找尋到鳳九歌。
  光陰長河是很難進入的。
  蠱仙進入這里,遠比進入黑天、白天難度更大。
  因為八轉蠱仙本就數量稀少,宙道八轉蠱仙又只是八轉蠱仙當中的一小部分。
  不過即便如此,偌大的天庭中定然是有八轉宙道蠱仙的。
  黃史上人,正是紫薇仙子布局的一部分。
  原本紫薇仙子的打算,是讓鳳九歌逼迫方源,方源主動或是受于壓迫,進入光陰長河,尋找紅蓮真傳。
  這個時候,就由宙道八轉大能黃史上人出手,實施狙殺。
  但是紫薇仙子沒有料到,方源居然會舍棄一條光陰支流,布下了陷阱,險些坑害了鳳九歌的性命。
  “方源這頭天外之魔,真是狡詐至極。”
  “不過經此一戰,黑凡真傳的底子也差不多測探出來了。”
  “他雖然舍棄了一條光陰支流,當做陷阱布置出來,反而更讓我堅定了之前的猜測——方源他一定會進入光陰長河,取走紅蓮真傳!”
  “依照方源的謹慎心情,如此看來,恐怕西漠上,他還掌握著至少一處的光陰支流的位置。”
  “不妨事。我的偵查殺招仍在,方源的位置始終是暴露的。”
  鳳九歌保住了性命,紫薇仙子便再次催動星宿棋盤,讓她看到另外一處的追擊戰。
  方源的那頭上極天鷹已經身受重傷,正在黑天中飛騰。
  兩位剛剛晉升的天庭蠱仙,在后方追擊著,他們身上也有些傷勢,但都很輕微。
  上極天鷹雖然強勢,但是面對兩位八轉蠱仙,仙道殺招層出不窮,又能相互配合的對手時,自然是敵不過的。
  感到了死亡的威脅后,上極天鷹在求生本能的驅動下,立即飆飛,進入了黑天,妄圖甩掉身后的強敵。
  可惜它的這一行動,早已經在兩位大敵的料想中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記殺招,狠狠地擊中上極天鷹。
  上極天鷹發出慘烈的尖嘯,差一點就栽倒下去,但很快它振奮雙翅,又努力地攀升上來。
  鷹血噴涌,在黑天中劃出一道長長的血線。
  太古荒獸原本自愈能力很強,但是天庭蠱仙的殺招,顯然非同一般。
  “大局已定了。”紫薇仙子雙目一閃。
  盡管上極天鷹還在掙扎,但戰況非常明顯,兩位天庭蠱仙絕不可能失敗。
  尤其是其中一位,還用著仙道殺招,將自己吊在上極天鷹的身后。
  上極天鷹飛的越快,他的速度也就越快。上極天鷹飛到哪里,他也能跟到哪里,并且毫不費力。
  上極天鷹雖有智慧,但怎么可能有人族聰慧?
  就算是人族蠱仙,也難以在戰斗中,破解仙道殺招。
  兩位天庭蠱仙擔憂上極天鷹臨時的兇悍反撲,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活捉這頭上極天鷹,所以不斷地給它放血,不斷地削弱它的戰斗力。
  上極天鷹似乎也感到了自己灰暗的命運,但它仍舊沒有放棄,強振雙翼,沖上高空。
  穿過黑天,它來到了白天當中。
  天罡氣墻對于它而言,根本不算什么阻礙。
  但是對于天庭蠱仙而言,卻不一樣了。
  兩位天庭蠱仙要穿越天庭氣墻,可不太容易。不過他們也早有準備,紫薇仙子怎可能不配給他們仙蠱屋?
  “你留在這一側,我去追擊,防止上極天鷹往回飛。”兩位蠱仙配合起來,也是滴水不漏,將上極天鷹任何逃脫的可能,都盡數封死。
  “雖然有些意外,但也在我的料想當中。不管是人,還是鷹,亦或者紅蓮真傳,都不會逃脫我的手掌。”天庭中,紫薇仙子雙眼微微瞇起,盡顯智道蠱仙運籌帷幄,決勝千里的風范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