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386 自愛煉成

“上極天鷹居然逃脫了,怎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?”天庭中,紫薇仙子依靠星宿棋盤,很快就發現了白天中的狀況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她皺起好看的雙眉,眼中迅速閃過一絲犀利的光。
  “是運道么。”
  一個猜測浮現在她的心頭。
  她想到了八十八角真陽樓。此樓倒塌的真兇就是方源,方源繼承巨陽真傳的可能性有多少呢?
  “可惜我的偵查殺招,只能標注方源等人的位置,不能視察出他們此時的情境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嘆息一聲,又催動星宿棋盤。
  下一刻,星宿棋盤上又變幻出光陰長河當中的一幕。
  鳳九歌和黃史上人,已經聯袂飛至到了一個光陰支流的附近了。
  “這處的光陰支流,規模不小,足夠你出入了。”黃史上人笑了笑,手指著前方,“待會我便催動仙道殺招,送你出去,切勿抵抗。”
  鳳九歌點點頭,優雅一禮:“勞煩了。”
  黃史上人正要開口,忽然神色一變。
  “那頭虎形太古年獸又追來了嗎?”鳳九歌也微微色變。
  “不是!”黃史上人目不轉睛地望向遠處,在那里的光陰河面上,忽然飄起了一層濃重的霧氣。
  “古怪。光陰長河中,何時會起霧了?”鳳九歌皺起眉頭。
  黃史上人卻是神情明顯地激動起來,眼神中保有巨大的期待:“這般大的霧氣,難道是說?”
  就在這時,兩人看到在這濃霧當中,忽然出現了一抹陰影。
  陰影若隱若現,被濃霧遮蓋,很不分明。
  黃史上人神情更加激動,而鳳九歌卻是仍舊一頭霧水。
  很快,霧氣的一陣波動,掀開濃霧中的巨大陰影的一角。這讓鳳九歌看清楚了陰影的面貌。
  “好像是一座石頭島?”
  “沒錯,那就是石蓮島!傳說中,紅蓮真傳的所在!”黃史上人語氣都有些顫抖起來。
  盡管紅蓮魔尊和天庭勢不兩立,但他是宙道的絕代巔峰,無人能及。作為專修宙道的黃史上人,紅蓮真傳對他的吸引力無以倫比的巨大!
  “你留在這里,我去去就來。”黃史上人丟下這句話后,立即電射而去,速度快的不可思議。
  然而,整個濃霧像是擁有著靈性,黃史上人越要接近,濃霧就越是后退。
  努力了好半天,黃史上人不僅沒有縮短他和濃霧之間的距離,反而更加疏遠了。
  片刻之后,整個濃霧消散,神秘濃霧中的石頭島也不見了蹤影。
  黃史上人失魂落魄地歸來,神情很不好看。
  甚至就連天庭中,關注到這一幕的紫薇仙子,也滿臉的失望之色。
  但很快,她又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她陷入了沉思當中:“石蓮島為什么會忽然現身?是因為方源引爆了一條光陰支流嗎?但是黃史上人和鳳九歌的位置,早已經脫離了那里。還有更關鍵的問題——怎樣才能進入石蓮島?難道必須得擁有春秋蟬這個鑰匙嗎?”
  南疆,武家大本營。
  一座超級蠱陣已經建設起來。
  武庸站在蠱陣面前,視察良久后,他緩緩點頭,露出滿意的神色。
  他對身旁的一位武家太上長老道:“武碑長老辛苦了。”
  “為家族效命,本來就是在下的本份,談不上辛苦。”武碑長老態度恭敬而且謙虛。
  在武家的蠱仙當中,他專修陣道。
  不久之前,他還代替方源,鎮守超級蠱陣。
  逆流河一戰后,方源從北原歸來,用計又將武碑排擠出去,自己再次混入超級蠱陣。
  武碑太上長老反倒因此,躲過了一劫,沒有參與到夢境戰役中去。
  這一戰,南疆正道蠱仙損失不小,甚至一度連掏出來建設超級蠱陣的仙蠱,都被天庭卷走了。
  不過,在不久之前,武庸追殺圍剿方源失敗,但卻和天庭方面達成了秘密的協議。
  武庸放過了鳳九歌,而天庭方面,將卷走的仙蠱,都直接交給了武庸。
  武庸回到南疆正道的面前,將這些仙蠱都一個不留,全都物歸原主。
  這一舉動,直接將他的聲望,推至南疆正道的巔峰!
  南疆的各大家族紛紛感懷武庸的仁義,不僅能和天庭交涉,而且交涉成功之后,仙蠱一點都不貪圖,全都物歸原主,讓他們贊佩不已。
  再加上,武庸暴露出玉清滴風小竹樓這座八轉仙蠱屋后,又在紫血先河陣一戰中,展現出了自己強大的戰力,使得南疆超級勢力都非常忌憚。
  所以,盡管沒有圍殺了影宗余孽,但武家的情況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。
  之前侵占武家資源的各大家族,都主動撤離了自己侵占的地盤,甚至還轉彎抹角地賠償了一些東西。
  喬家作為武家的附庸勢力,他們被巴家、夏家侵吞的地盤,也趁著武家的聲威,也被主動歸還。
  武庸當然不滿足這樣的戰果,歸來的這些天,他都在主持大局,和各大超級勢力交涉,爭取讓他們吐出更多的利益。
  目前,雙方還在扯皮階段,武家表現得相當強勢,但是其他各個家族也不是泥捏的,也都要捍衛自己的利益。
  武家這次的損失,說起來真的是很大。
  前前后后,武家的蠱仙隕落的不少,其后還被方源拐騙了整整六只仙蠱,以及十萬塊仙元石。
  偏偏這種事情,武家只能爛在肚子里,不能明目張膽地找方源算賬。
  武庸勢要在其他的超級勢力身上,彌補了自己這方面的損失,同時他也絕不會忘記方源這個魔道賊子!
  眼前的這座超級蠱陣,便是武庸親自吩咐下去,不僅讓武碑太上長老全權負責,甚至還請了池家的蠱仙來幫忙鋪設。
  “可以了,動手吧。”武庸眼中厲芒一閃即逝,用平淡的語氣,對武碑道。
  武碑卻是心頭一顫,他感受到了武庸平靜的外表下的怒意和仇恨。
  “萬萬沒有想到,武遺海居然是他人假扮的。哼,真是膽大包天,敢來蒙騙武家!現在,就讓你知道厲害,在這個世界上,有很多人是你不能得罪的!”武碑心中冷哼,開始催動起整個蠱陣來。
  這座仙陣是以地脈為基,方源的命牌蠱、魂燈蠱為線索,動用了近十只仙蠱,難以計數的凡蠱,搭建起來的。
  其威能效用,便是和方源為難。每當蠱陣催動起來,就能爆發出無形無質的力量,直接跨越南疆,作用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這仙陣的威能,自然非常厲害,遠超武庸之前,對付方源的那個殺招。
  同時,它還很持久。
  這是蠱陣的一個優點。
  一旦蠱陣建立起來,催動和停歇都很方便了。不像殺招,每一次催動,都要有一個復雜的過程,每一個步驟都要正確。若是不正確,就很可能施展失敗,自己遭受反噬。
  蠱陣不一樣,鋪設起來之后,除非被破壞,否則就不擔憂反噬的可能了。
  “先用一半的威能。”武庸又吩咐了一句。
  武碑點點頭。
  武庸這樣做,自然不是宅心仁厚,而是為了方便和方源談判。
  別忘了,武家的仙蠱還在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武庸當然想要拿回來。
  就算是方源跑到了西漠,武庸還沒有放棄這方面的打算。
  “方源那逆流護身印雖然強大,可以逆反一切的攻勢,但是可惜!這招太過牽扯精神,并且耗費仙元相當劇烈,方源怎可能時時刻刻一直催動著呢?”
  “有了這座蠱陣,我們想要攻擊便攻擊,想要停止便停下,完全占據了主動。”
  “先讓他嘗一嘗苦頭,然后再與他談判。”
  武庸心中早已經想好了謀略。
  蠱陣徐徐催動起來,眼看著就要發動威能,但就在這時,忽然整個大地猛烈地顫抖起來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整座武儀山都劇烈的震蕩著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怎么會有地震?是哪個蠱仙在渡劫?”
  “不是渡劫,是地脈抖動,波及整個南疆,比渡劫要嚴重億倍啊!”
  “糟糕,武碑家老!!”
  圍觀的武家蠱仙們紛紛驚呼,想到了不妙之處。
  轟——!
  仙陣猛地自爆,武碑大吐鮮血,凄厲地慘叫一聲后,仰天而倒,當場昏死過去。
  北原,瑯琊福地。
  毛六渾身大汗,汗水已經徹底將他的毛發打濕,凝結成一塊,好不狼狽。
  “最后一個步驟了!”毛六雙目通紅,充斥著血絲。
  瑯琊地靈聞言,立即將手中早已經處理好的仙材,遞給毛六。
  他雖然貴為太上大長老,但是方源既然已經要求了,門派的規矩又是他瑯琊地靈自己訂的,他當然要遵守。
  所以,給毛六打下手,他并不介意,頂多是對方源頗有腹誹。
  吟——!
  一聲悠長的清脆的響聲,從冰炎中傳達出來。
  就好像是風吹銀元的聲響。
  很快,聲音消散,熊熊燃燒的冰焰熄滅下去,露出最中央的那塊渾圓一體的球形玄冰。
  毛六激動地喘了兩口粗氣,口中低聲呢喃:“出來吧,七轉仙蠱自愛啊。”
  咔嚓嚓。
  玄冰的表面隨之出現了陣陣裂痕,然后玄冰崩潰,飛出一只仙蠱來。
  七轉仙蠱自愛——終于是煉成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