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89 陸畏因

“和命相比,運是無法持久的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”
  “雖然出了一點意外,但又能如何?”
  紫薇仙子笑了笑,優雅從容。
  她手中的星宿棋盤中,正透露出那兩位天庭蠱仙的身影。
  仙蠱屋在飛馳。
  兩位天庭蠱仙面沉如水,此時正在相互交流。
  “上極天鷹通過黑白顛倒云,逃去了黑天。但按照現在的時辰來算,五域已經是白天了。我們現在身處在白天當中,黑天已經到了我們頭頂。所以我們這一次,要飛升到高空,穿透天罡氣墻,才能進入黑天。”
  “不錯,我們已經在上極天鷹的身上,種下了偵查手段。只要到了黑天,我們就會有微弱的感應,不愁找不到它。”
  “再遇到上極天鷹,我們可不能重蹈覆轍了,盡一切努力,避免之前的情況再度發生。”
  兩位天庭蠱仙斗志十足,自信經過一次打擊之后,也徹底恢復。
  給予他們充分自信的,是他們掌握的實力。
  實力的差距就在這里,明明白白,就算上極天鷹好運爆棚第二次、第三次,又能如何?
  難道次次都能如此嗎?
  只要有一次不成,那么天庭蠱仙就勝利了,而上極天鷹則會身陷囚籠,再也無法翻盤。
  星宿棋盤輕輕一震,畫面變化,顯現出鳳九歌來。
  此時此刻,鳳九歌已經脫離了光陰長河,重新來到了西漠。
  只是這一次,因為他通過不同的光陰支流,回到西漠,所以他并不能原路返回。
  紫薇仙子出聲指點他,按照鳳九歌現在的距離,離方源還是頗遠的。
  “鳳九歌乃是護道人。”
  “他的氣運,穩如大山,巋然不動,也只有這樣的濃烈氣運,才能對抗得了方源等人。”
  “若是我派遣其他天庭蠱仙前去,人多手雜,氣運被方源反制,反倒會幫助方源。”
  “方源的那只上極天鷹,就是明顯的例子。兩位天庭八轉蠱仙聯手,都能逃脫。更何況對付方源?”
  “就先讓鳳九歌不斷壓迫方源,迫使他尋找紅蓮真傳,就算這個目的達不到,也能逼迫他不斷泄露底牌。當他底牌全部展露,就是我親自出馬的時候了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紫薇仙子的眼中閃過一絲駭人的殺意。
  她不是不重視方源,而是非常重視方源。
  為了絞殺這個完整的天外之魔,紫薇仙子要親自動手,才能安心。
  不過,現在不是時候。
  一來,方源的底牌似乎還未露盡,本身也未到絕境。
  二來,天庭這方面需要鎮守,因為龍公還在天庭深處,努力鎮壓幽魂本體。整個中洲大局,需要她紫薇仙子日理萬機,去統合操縱。
  三來,大時代臨近,南疆已經開始出現地脈的震動,中洲的位置最為劣勢,必須進行全面充分的準備。
  即便是方源掌握了自愛仙蠱,也沒有超脫紫薇仙子的掌控。
  上極天鷹雖然逃生了一次,但仍舊在被追殺,未脫離險境。
  紫薇仙子更在意的,不是這兩者,而是光陰長河中忽然出現的石蓮島。
  “紅蓮真傳為什么會突然出現,又神秘消失?”紫薇仙子皺起眉頭,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掌握著星宿棋盤的她,已然是天下前三之列的智道大能了。
  但是面對人族歷史上,最為神秘的紅蓮魔尊,紫薇仙子仍舊感受到自己的無能和不足。
  “紅蓮啊……”紫薇仙子心中嘆息。
  因為她知道,在所有的魔尊當中,就數這位紅蓮魔尊和天庭糾葛最深。
  甚至,他曾經一度,極可能成為紅蓮仙尊,入主天庭……
  黑天。
  黃綠色的菌草,宛若一張巨型的地毯,靜靜地生長在黑天的角落里。
  附天菌。
  這是一種六轉仙材,只有太古九天中才能生長。
  它生長的條件,比較苛刻。
  必須單一生長,周圍不能有任何的異種道痕、其他生命,甚至連隕石都不能存在。
  不過好在,太古九天雖然是上古級成群結隊,太古級生命橫行,但是空間還是廣闊。總會有附天菌生長的環境。
  不過此時,在這片附天菌上,卻逗留著兩個人影。
  吱吱吱吱!
  一連串急促的鳥鳴聲,突兀地響起。
  一位青年模樣的蠱師,吃力地舉起右手,只見他的前臂和右手,都籠罩著一層七彩霞光。
  這霞光非常活潑,好像要脫離青年蠱師的手臂,有了自己的靈性,但始終又差那么一點。
  青年蠱師咬牙切齒,努力支撐著,很快便是滿頭的汗漬。
  “去吧,霞鳥!”青年蠱師支撐到了極限,明白自己必須賭一把,他猛地低喝一聲,然后艱難向前甩手。
  吱吱吱!
  下一刻,霞光鳴叫聲變得更加清脆高昂。
  然后七彩的霞光,真的躍出了青年蠱師的手臂,一下子跳到了空中,然后旋即變化成一頭飛鳥形態。
  鳥翼一振,七彩霞光速度驚人地向前直射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七彩霞鳥正中不遠處的附天菌,直接把附天菌轟炸得四處飛濺。
  霞光消散之后,附天菌上出現了一個井口般大小的淺坑。
  青年蠱師見此,頓時又驚又喜。
  喜的自然是,自己努力了這么久,辛苦鍛煉,多少次險死還生,終于特訓得到了成果,練成了這個殺招。
  驚的是這個殺招的威力,居然這么大,一如師父所預言的一樣。
  “師父,我練成了!”青年蠱師來到另外一人的面前,行了一禮,然后興奮地道。
  “嗯,不錯。”他的師父淡淡地評價一聲。
  青年蠱師見到師父的神情,心中的興奮不由地疏解平復了許多。
  他的神情也旋即變得平靜了許多,當即又是一禮,聲調緩和地道:“是徒兒失狀了。”
  “無妨。”青年蠱師的師父擺擺手,緩緩邁步,走向遠處。
  幾步后,他停了下來,仰頭望向一處天邊。
  他一身灰色的麻衣,非常樸素,此時隨風搖擺,強健如熊般的體格,根本遮掩不住。
  他帶著斗笠,又寬又大,斗笠的邊沿在他臉上投下濃重的陰影,遮住他的面龐。
  青年蠱師雖然認他做了師父,但從未見過他的真面目。
  事實上,只有到現在,當他仰望天際的時候,青年蠱師才得以窺見他師父的面容。
  但也只能看見一個下巴。
  他的下巴又寬又厚,給人堅定不移,敦實厚重的感覺。
  “師父,謝謝你這些天的指點,否則以我個人苦修,怎能有如此驚人的進步。”青年蠱師道。
  他的師父沉默了一會兒,這才緩緩開口:“葉凡啊,你天資聰穎,悟性驚人。這殺招本就是你自己所創,將你修行的變化道和光道的領悟,都凝聚在一起,為師不過指點你了一些關竅而已。這殺招你雖然已經練成了一次,但今后還需要多多練習,只是要注意安全,因為為師不在你身邊了。”
  “師父,我們就要分別了嗎?”青年蠱師頓時一驚,脫口急問。
  此人正是南疆葉凡。
  他暗地里傾慕商心慈,商心慈初登族長之位,葉凡挺身而出,幫助商心慈料理商家世俗的難題。
  但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葉凡遇到了白凝冰,遭遇慘敗不說,更是經歷生死間的大恐怖。
  他撿回一條性命,一度失魂落魄。
  這次難忘的經歷,讓他沉淀下來,開始思考人生,思索自己。
  一次意外,讓他撞見了現在的師父,并接下師徒的情緣。
  沒想到,他的這位師父赫然是一位蠱仙。
  師父為了栽培這位極有悟性的弟子,親自帶領葉凡,來到黑天,特意鍛煉他。
  相處的時間雖然很短,但是葉凡卻極為敬佩自己這位神秘的師父。
  人和人之間交往,是需要投緣的。有的人相處一輩子,都可能很陌生。有的人相處時間很短,卻能引為知己。
  雖然葉凡并未見過師父的真面目,但卻能感受到師父對他的真誠之心。
  他亦是對師父百分百信任,毫不懷疑師父有什么其他居心。
  “緣起緣滅,你我師徒緣分并不多。今日耗用,明日就盡。反不如細水流長,以待將來。葉凡,你知道為什么我要帶你來到這里嗎?”師父道。
  葉凡眨了眨眼:“師父不是說,黑天的環境壓制我的光道,在這里修行,雖然艱難困苦,但卻因為壓制,變得安全。”
  “此乃原因之一,這原因之二,便是為師算到,這里有你的一份因果。”他的師父低沉地說道。
  “因果?”葉凡面露疑惑之色。
  “世間之事,有因必有果,有果必有因。你看,你的因果來了。”說著,神秘蠱仙手指著遠方天邊。
  葉凡投去視線,驚呼一聲。
  在那里,一頭上極天鷹正向這片附天菌撲來。
  “好俊的一頭神鷹!啊,它受了傷。”雙方距離縮短,葉凡看見了上極天鷹身上極為沉重的傷勢。
  葉凡雖然得遇名師,但眼界還是比不上蠱仙。事實上,尋常的六轉蠱仙,也未必認得太古荒獸上極天鷹。
  上極天鷹此時已經神智模糊不清,它的傷口一直在流血,從未愈合過。
  天庭的追兵雖然暫時甩脫,但是黑天、白天的環境,都是危機四伏的,并不安全。
  當它看到這里有一片附天菌的時候,它便飛了過來,想要贏得寶貴的喘息的機會。
  但是它沒有飛到附天菌上,距離還有數千步,它就力竭昏迷過去。
  不過,葉凡的師父及時出手,將這頭上極天鷹一把撈過來。
  他張開手掌,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法,在葉凡驚愕的目光中,這頭巨型的上極天鷹就受到一股無形之力,越變越小,最終變成雛鳥一般的體型,倒在了葉凡師父的掌心中。
  葉凡這位神秘的師父,又伸出另外的一只手,輕輕地在上極天鷹的表面撫摸了一下。
  瞬間,上極天鷹的傷勢消散全無,神態安詳地陷入沉眠當中。
  “葉凡,你身上因果糾纏,這頭上極天鷹或許就是你今后,解除因果的關鍵。”
  “你把它帶在身邊,等到它醒來,它會帶你離開黑天,回到南疆。”
  “為師這便去了。”
  說著,這位斗笠灰衣的神秘蠱仙,便飄然而上,緩緩飛向遠方。
  “師父,您慢走。”葉凡接過小鳥一樣的上極天鷹,連忙追趕。
  他滿含淚水,極為不舍。
  他一直追到附天菌的邊緣,看著師父的身影越來越小,忽然喊道:“師父,可否告訴徒兒您的名諱?”
  “凡人畏果,我畏因。你可以稱呼我為——陸畏因。”
  他師父的聲音,飄飄渺渺,隱約傳入葉凡的耳中。
  “師父……陸畏因……”葉凡口中呢喃,已是癡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