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96 紅云追來

方源無奈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他無法逼迫瑯琊地靈做什么。
  現在,卡在這里,即便他想要繼續推算仙陣潔身自好,沒有關鍵仙蠱,當然不行。
  “關鍵是,我還需要借助瑯琊派的力量,幫助自己煉蠱。”
  方源得了紫山真君的遺藏,缺少很多仙蠱,未來他在煉蠱方面,有著一大堆的計劃。
  如果瑯琊地靈思考良久,仍舊拒絕方源,該怎么辦?
  這個問題,方源早已經想過。
  他向來行事,都是未慮勝先慮敗。
  “如果瑯琊地靈不同意借出陣盤仙蠱的話,那我就只好借用其他人的仙竅了。”
  方源身上道痕眾多,要進入其他影宗蠱仙的仙竅當中,分外困難。
  除非他們落竅,形成福地,根基穩固,方有這種可能。
  方源進入他人的仙竅當中后,便可采用宙道手段,將其仙竅的光陰支流擴張數倍,令其光陰流速暴漲。
  如此一來,外界一日,光陰支流中就很可能過了十天半個月。
  借助這樣的時間,就能夠爭取到大量的寶貴時間。
  然后,在福地中布置出仙道蠱陣潔身自好,讓方源置身其中,針對本身的不利道痕,進行刪減。
  此法是方源走投無路之下,才會采用的計劃。
  因為它的弊端同樣很大。
  落竅之后,等若位置固定下來,這個時候鳳九歌等人追殺過來,就很危險。鳳九歌手中有沒有突進仙竅福地的手段?
  很可能有。
  就算鳳九歌自己沒有,他背后的靈緣齋,乃至天庭,都不會讓他出現這樣的短板。
  還有一點更加重要,一旦宙道手段實施下去,仙竅中的光陰支流發生變化。那么這個變化,在短時間內,不能再次修改。
  舉個例子,方源若讓黑樓蘭的仙竅光陰流速暴漲,那么至少在未來的數月內,不得再次修繕光陰支流。
  黑凡的宙道真傳中,不管是度日如年,還是度年如月等等殺招,只要是延緩或者加快仙竅中光陰支流的流速,都有這樣的弊端。
  因為這些殺招,都是一次性催發,長久有效。在某個時限之內,連續影響光陰支流,會導致宙道道痕紊亂,光陰支流發生暴流的災害。
  方源已經知曉每個蠱仙的災劫時間,他計算了一下,發現只要采用這個方法的話,就得有人必須承受仙竅災劫的考驗。
  這就難了。
  要知道,天意一直以來,都是想方設法地來剿殺方源的。
  方源雖然選擇其他人的仙竅,但天意洞悉一切,不管是誰,都和方源關系密切。渡劫時,天意肯定會爆發出極限威能,來屠殺渡劫的蠱仙。
  方源等人可以聯手,共度災劫。
  但別忘了還有天庭的追兵。
  算清楚時間和速度,落竅布陣的方法,肯定不能一次性地幫助方源,除盡身上的偵查殺招。這樣一來,方源必定會在期間,承受一次仙竅災劫,并且極可能遭遇到天庭蠱仙的圍殺。
  這就太冒險了。
  風險太高!
  若是讓方源動用自己的至尊仙竅,那就更加危險。
  方源心中還有一層擔憂:“上一次只是來了鳳九歌,下一次指不定有多少天庭蠱仙呢!”
  所以方源這段時間,都是四處轉移,不給天庭蠱仙合圍的機會。
  西漠那么大,地域寬廣,天庭又是異域作戰,方源等人又擁有四通八達這樣的手段,要找到圍殺方源的機會,并不容易。
  到了約定的時間,遠處的天空飛來幾個身影。
  正是白凝冰、黑樓蘭等人。
  一般方源在修行或者推演的時候,她們幾位都會散布開來,為方源防守偵查。
  “方源,你那仙道蠱陣究竟何時功成?這樣的逃亡,還要持續多久?”這一次,白凝冰飛下來,眉頭皺著,不太耐煩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不用掃視周圍,都可以感覺到,其他蠱仙的目光也都因為這句話,向他投射過來。
  “再等一等。”方源語調平淡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面色不愉。
  她是所有人當中,最不耐煩的一個。這種逃亡的日子,一點都不精彩,讓她感到非常的無聊。
  “你不是能夠布置那道仙級蠱陣嗎?再布置一座,將天庭的追兵吸引過來,圍剿掉他們。”白凝冰建議道。
  方源搖頭:“你以為這個仙級蠱陣是那么容易布置的?得需要一條光陰支流才行。”
  之前陷害鳳九歌的仙道蠱陣,來自黑凡真傳。
  黑凡設計此陣的原本用意,是為了防范太古年獸。
  因為使用似水流年仙蠱,可能將引來太古年獸,順著光陰支流,進犯蠱仙仙竅。所以黑凡的這道仙級蠱陣,就是布置在仙竅的光陰支流上,一旦有太古年獸侵犯,蠱仙自己又分身乏術,就引爆這個仙級蠱陣,將整個光陰支流摧毀,從而使得太古年獸沒有通道可以入侵仙竅。
  當然,這個方法,是萬不得已的時候,最后的關頭,才施展的底牌。
  光陰支流一毀,整個仙竅世界就都靜止下來,想要再引入一道光陰支流就非常麻煩,需要一道外界的光陰支流才可。
  “我和你的心情一樣,被追殺的感覺,并不好受。”
  “不過,我寧愿先將仇恨積蓄在心中,等到時機成熟,反攻回去,給那些追殺者深刻的教訓。”
  “你要期待未來的精彩,不是么?”
  “哼。”白凝冰不再言語。
  “好了,我們轉移吧。這個地方已經不安全了。”方源話音剛落,白凝冰等人的臉色驟然變化。
  高空處,一朵紅云俯沖下來,上面載著紅云舞娘。
  她的臉上,粉紗飄飄,一雙妙目將沙丘上方源等人,都映入眼簾。
  “翠娘,這些人是誰?你怎么和他們廝混在一起?”紅云舞娘當先開口,責問出聲。
  她口中的翠娘,自然指的是翠波仙子。
  “紅云?”影無邪詫異了一下,然后臉上浮現出恰到好處的歡喜之色,繼而問道,“你怎么來了?”
  紅云下降的速度變慢,紅云舞娘開始審視眼前的“翠波仙子”。
  影無邪的情況,乃是魂魄奪舍了翠波仙子的肉身。往往會留下破綻,畢竟魂魄變了另外一個,總會和新的肉身不搭配。
  若是換做尋常蠱仙奪舍,紅云舞娘勢必能看出破綻來,但是現在她面對的卻是影無邪。
  影無邪是誰?
  他是魔尊幽魂的分魂之一,魂魄底蘊比方源還要雄厚數倍。
  魔尊幽魂玩的就是魂道,他的很多分魂,都有不同的身份,混跡在五域各處,組建勢力,長年以來都毫無破綻。影無邪自然也有遮掩奪舍破綻的手段了。
  果然,紅云舞娘再使用一些偵查手段后,始終沒有發現“翠波仙子”身上有什么不妥之處。
  她的臉色緩了緩:“你出了事,你的命牌蠱、魂燈蠱都有異狀發生,我便趕來援助你。沒想到你狀況還挺不錯,叫我和夫君大人都白白擔心了。”
  然后,紅云舞娘再次問道:“他們是什么人?咦,有點眼熟。”
  紅云舞娘的目光,停留在了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然后她面色一變,流露出吃驚的神色:“柳貫一?”
  紅云舞娘背靠千變老祖,自然情報方面遠比尋常蠱仙要靈通得多。逆流河一戰,柳貫一的面貌,廣傳天下,并且隨著時間推移,將會被越來越多的蠱仙知曉。
  而柳貫一的樣貌,便是方源這具至尊仙體的本來相貌。
  這一次,紅云舞娘出現的非常突然,方源沒有來得及變化其他面貌。
  “是我,不知仙子怎么稱呼?”被發現了身份,方源一片平靜,語調冷淡地道。
  紅云舞娘不忙答話,而是首先駕馭座下的紅云,往后挪了一段距離。
  面對柳貫一,她滿臉凝重之色,心里生出不小的壓力。
  這可是能力戰八轉的存在!
  前些時候,名動天下,和鳳九歌一時瑜亮。
  “幸好自己身上,有著夫君的意志和八轉仙蠱,否則的話……”紅云舞娘心中慶幸,同時眼珠子微微一轉,對翠波仙子道,“翠娘,枉費我和夫君都惦念著你,你卻和異域蠱仙混跡在一起,更過分的是,連信都不回一個。”
  紅云舞娘自然有她的心思,這樣說,無疑是挑撥翠波仙子和千變老祖的關系。
  千變老祖平素里十分寵愛翠波仙子,紅云舞娘心生嫉妒,當然不會放過這個上佳的機會,來給翠波仙子上點眼藥。
  她這話,是對影無邪講的,其實更多的是對身上的千變意志。
  方源目光微微一沉,白凝冰、黑樓蘭不著痕跡地對視一眼。
  紅云舞娘的這番話,明顯有點不把堂堂的柳貫一放在眼里。她定然是有所依仗的,不是表面上的這些戰力這么簡單。
  方源、白凝冰、黑樓蘭都體味過來,影無邪、白兔姑娘還有妙音仙子,則沒有想到這一層。
  “好了,說說你的遭遇吧,翠娘,為夫可是非常的好奇。”這個時候,千變老祖的意志,從紅云舞娘的身上,浮現而出。
  “果然有底牌。”影無邪心中一突。
  “關鍵的時刻到了,就看影無邪如何蒙混過關!”方源眼底閃過一抹精芒。
  白凝冰等人卻是有些緊張。
  影無邪雖然成長很快,但到底年歲不長,他的演技可遠遠不如方源,要在千變老祖的意志下不出破綻,這是相當困難的!
  他能行嗎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