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91 青爪鬼翼獅

這是一座青銅材質的宮殿。看^毛^線^小^說
  宮殿中央,僅有著一個黃銅鶴頸落地宮燈。鶴頸修長,劃出圓潤的弧線,筆直的鶴喙的最尖端,屹立著一顆桃子般大小的火燭。
  正是這一點燭光,照耀著整個大殿。
  燭光微弱,青銅宮殿的許多角落,都沉浸在黑暗當中。
  一個身材單薄的青年蠱師,正屹立在宮殿巨大的方磚上。他的身旁恰好有一個巨大的殿柱,赤紅的漆,粗壯得須得三個成年人手拉手合攏,才能圍得住。
  燭光照過來,被巨柱遮擋許多,使得青年蠱師半邊身子被燭光照耀,半邊則籠罩在黑暗和陰影當中。
  正是韓立。
  此時的韓立,額頭上都是冷汗,心中舉棋不定。
  “我托大了!”
  “這個震源子前輩,雖然是正道蠱仙,但他的真傳卻不是我這樣的人,有資格能拿得到的。”
  “能夠走到這一步,已經是窮盡了我的心思,當中更有好幾個步驟,純粹依靠的是運氣!”
  韓立經歷過這些,無比清楚這座青銅巨殿的危險。
  現在想想,他都后怕無比。
  其實,正道的傳承,往往危險性不高,魔道才是詭計多段,險惡絕倫。
  震源子的傳承考驗雖然這些危險,對于蠱仙而言,不算什么。但是對于還是蠱師而言的韓立,那就過于危險了。
  韓立本身就是強運之人,又和方源有連運的關系,導致機緣不斷,如今已經有了四轉修為。
  這種程度,放在他這種年齡,又沒有蠱仙靠山,是非常罕見的。
  韓立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他努力側身,看看自己走過的路,他想要撤了。
  這個震源子的蠱仙真傳,對他而言,層次太高,雖然極具誘惑,但現在韓立已經徹底的清醒過來。
  他揣摩了許久,這才試著向左右方,邁出自己的右腿。
  下一刻,他的視野陡然發生變化。
  “反而前進了嗎?”
  韓立迅速掃視周圍,頓時臉色一白。
  他發現那根紅漆巨柱,已經被自己拋在了身后,距離原來立足的地方,前進了十多步還不止。
  自己距離那個黃銅鶴頸落地宮燈,又近了一大步。
  只要達到那里,韓立就能得到認可,徹底繼承震源子的真傳。
  但韓立此時,已經決心撤退。
  這一步前行,只是他瞎貓碰到死耗子,誤打誤撞上去的。他真正的想法,是想脫離這里,結果反而前進了。
  可想而知,一旦他剛剛抱有前進的想法,選擇其他方向邁步,肯定是十分糟糕的結局。
  對于陣道,散修出身的韓立,底蘊非常淺薄,幾乎是空白,說得好聽一點,是鄉下把式,三腳貓的功夫。
  能夠走到這里,憑借的是他的聰慧,冷靜的思考,以及運氣。
  這幾個因素當中,又以運氣因素最為突出。
  這也導致了韓立越來越不自信。
  因為運氣這種東西,很不可靠。一個理智的人,若是只靠運氣做事,那就是純粹的賭博。
  “唉!我現在就是拿命在賭……似乎向右后方撤退一步,比較安全。”韓立觀察四周,到了這一步,他完全是一頭霧水,只能憑感覺來。
  然后他后退一步。
  刷。
  視野再變,結果讓他吃驚不已,因為他這一次前進的程度更大,足有幾十步!
  那座代表成功的黃銅鶴頸落地宮燈,已經近在咫尺,韓立甚至伸出胳膊,幾乎就能碰到。
  當然,真正算起來,韓立還差那么一絲距離。
  咫尺便是天涯。
  韓立猶豫了。
  面對這種情況,他難免要心思動搖。畢竟似乎成功近在咫尺,只要他再對一步。
  “但是真的能對了嗎?”韓立陷入艱難的抉擇當中。
  時間過得很快,在他的感受中,似乎只是那么一瞬間。
  艱難的抉擇,讓他出了一身的汗。不過最終,他清明的理智,還是戰勝了心中的貪欲。
  “修行一途,怎可以有僥幸的心呢?”韓立吐出一口濁氣,渾身放松下來,這一刻他的整個心境都隨之升華。
  他開始尋找撤退之路。
  這座青銅大殿,不過是陣法空間所化。如同方源在南疆超級夢境蠱陣中,居住的大殿一樣。
  韓立目前的位置,直接表明他現在身陷在蠱陣的最中央。
  不過,撤退的路,此時卻顯現得很明顯。
  即便是陣道基礎如此薄弱的韓立,都能看得出來。
  韓立心思清明,便順著這個撤退的路線,不斷后撤,距離黃銅鶴頸落地宮燈越來越遠。
  “真希望接下來的旅途,和現在一樣簡單順利啊。”韓立心中剛這樣說,忽然視野再次驟變。
  他驚駭地發現,自己居然直接來到了黃銅鶴頸落地宮燈的面前!
  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韓立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一股意識,在燈芯中徐徐蘇醒。
  蒼老的聲音,迷迷糊糊地回響在韓立的耳畔,像是剛從睡夢中醒來的樣子:“不錯,不錯,有緣人,你能勘破這個大陣,走到我的面前來,已經證明了自己有著繼承真傳的資格了。”
  韓立汗顏無比:“我,我其實是想撤走來著。”
  那聲音開始變得清晰,并且順遂有條理起來:“呵呵,這正是震源子布置此陣的用意。當黃銅鶴頸落地宮燈近在咫尺的時候,其實任何前行的選擇,都是錯誤的。唯有才智高絕,深諳陣道的蠱仙,才能勘破這一點。明白退路就是真正前進的路。或者是那些陣道造詣薄弱,卻也能知曉進退的蠱仙,心性可嘉,也有繼承真傳的機會。”
  韓立頓時恍然大悟:“這么說來,我就是后一種嘍。還有,您不是震源子前輩的意志嗎?”
  “當然不是,我是陣靈仙蠱。乃是震源子前輩的獨創,世人不知。”那聲音回答道。
  韓立懵懂:“陣靈?”
  “這還不懂?福地有地靈,洞天有天靈,蠱陣也可有陣靈……嗯?你怎么才是蠱師?你不是蠱仙啊?!”忽然,陣靈聲調一揚起來。
  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是誤打誤撞。若是我沒有資格繼承真傳,那我可以離開這里嗎?”韓立訕笑道。
  陣靈非常疑惑:“不可思議,你不是蠱仙,那么中間有幾個步驟,你究竟是怎么通過的?光靠運氣,你的運氣該有多么的……糟糕了!”
  “糟糕?!”韓立還以為陣靈會夸贊自己的運道。
  陣靈聲調震動不定:“很糟糕!震源子當初的設想,是挑選出一位蠱仙繼承人。你沒有仙元,就鎮壓不了這陣下的那頭太古荒獸青爪鬼翼獅啊。你繼承了真傳,這個蠱陣要開始崩散了,你卻無法收服剛剛蘇醒的青爪鬼翼獅,你還不快跑?不,不對,你怎么可能跑得掉?完了,完了,沒想到剛剛繼承了真傳,成為我的新主人,結果就這樣喪命了!”
  “不會的,一定還有機會!”韓立不愿意就這樣束手就擒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,實力差距太大了。唉……”陣靈蠱顯化的陣靈,對此事態度非常的悲觀。
  果然如它所言,蠱陣開始崩潰,整個青銅大殿由實變虛。
  燈芯漂浮上來,落到韓立的肩膀上。
  真正的環境,顯現而出。
  這是沙漠地下的一個巨大深洞。
  大量的沙碩開始落下,沒有了仙道蠱陣的支撐,這個人工開辟出來,歷經滄桑的沙洞立即開始崩塌了。
  韓立上天無路入地無門。
  而在他的面前,趴著一頭小山般巨大的青爪鬼翼獅。
  它此刻正在沉眠,若是一位蠱仙,即可順著震源子的安排走,就能收服它,即便不能收復,也能讓它醒來不再為難繼承者。
  這其實也是震源子的一項考核。
  青爪鬼翼獅,乃是太古荒獸,如果繼承者足夠優秀,那么就能控制得住這頭青爪鬼翼獅了。
  但韓立顯然不是。
  不僅不是,還可能被青爪鬼翼獅吞掉。
  沙石不斷地從頭頂落下,砸在青爪鬼翼獅的身上,將它漸漸驚醒。
  韓立發動猛攻,但是凡道殺招打在請爪鬼翼獅的身上,宛若輕風拂面。
  青爪鬼翼獅忽然一個前竄,直接張開大口,將韓立吞進了腹中去!
  備注:月初了,求一下保底的月票票哦……(未完待續。)
  『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http://www.』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