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405 打得鳳九歌吐血

方源徑直地殺向鳳九歌。看^毛^線^小^說
  當然,他的身上早已罩著一層仙衣,仙衣波光粼粼,又有長長彎曲的綬帶,環繞方源的腰際和手臂。
  隨著方源沖襲而去,仙衣綬帶也隨之飛揚擺動。
  仙道殺招逆流河護身印!
  “又是這一招。”鳳九歌見此,心中一嘆,他對這一招很是頭疼,非常無奈。
  所以,鳳九歌直接選擇后撤。
  很輕松的,他就和方源拉開了距離。
  “操控逆流護身印殺招,牽扯太多的心神,方源根本無法再分心他用,即便他有騰挪的仙道手段,也用不出來。如此一來,當他催動逆流護身印的時候,除去防御之外,其他方面就很稀松平常了。”
  鳳九歌暗暗思慮,嘴角掛著一層笑意。
  敵進我退,方源追不上鳳九歌,嘗試了好幾次,都是徒勞無功。
  鳳九歌眼底閃爍著思索的光,腦海中的分析一刻都未停止:“怎么還是方源一個人?”
  這一次對戰鳳九歌,方源周圍并沒有白凝冰、黑樓蘭等人相助。因此,鳳九歌只有面對方源,之前一戰時,他采用的鏟除其他蠱仙的戰術,就直接落空了。
  “但是,如此一來,方源根本就沒有獲勝的希望。就算防御出眾,他也只能是一個靶子而已。不管是攻伐亦或者騰挪,都不及我,戰場的主動權拱手相讓。”
  “不,方源絕不會如此不智!他一定是有其他的陰謀詭計。”
  鳳九歌沒有大意,反而越發地謹慎。
  方源追擊過來,他就遠遠后退,拉出安全的距離。
  “鳳九歌,你追殺我而來,眼下卻只是逃跑嗎?”方源冷笑喝問。
  鳳九歌笑意擴散:“何必逞口舌之利?方源,你還是先追上我再說吧。你催動逆流護身印不容易,時間久了,不管是心力憔悴,恐怕連仙元都要見底了吧?如此強大的手段,必然有著巨大的代價。”
  鳳九歌牢牢占據主動,不僅是速度方面,更在戰術上壓制了方源。
  這一次開戰,和上一次大不相同。
  上一次一交手,就是水深火熱。這一次,兩人一追一逃,除了說了幾句話外,反而悄無聲息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鳳九歌如此做,他也有應對之法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的經歷,可不是說笑的,別的不說,單單戰斗經驗,那絕對是豐富老道得很。
  于是下一刻,方源就俯沖而下,落到了地上去。
  鳳九歌沒有追擊,而是謹慎地懸浮在高空中,然后細心打量這片沙漠。
  他上一次就是吃了地利上的虧,被方源利用絕音戈壁坑了一次。
  這個教訓鳳九歌當然銘記在心,來之前的路上,早已經做足了功課,并未發現這片沙漠有什么特殊的。
  噗嗤。
  一聲輕響,方源直接鉆入沙漠當中,向地底深處進發。
  鳳九歌不斷偵查,動用仙道手段,確認真的沒有什么貓膩,便采用拳鼓、掌鐘,對地下的沙漠進行轟砸。
  咚咚咚!
  鐺鐺鐺!
  一時間,鼓聲和鐘聲交響,炸得沙漠上出現一個個的深坑大洞,大量的沙子飛濺出來,將方圓數里都蔓延出黃褐沙塵。
  但方源不管不顧,仍舊是繼續向地底深入。
  鳳九歌皺起眉頭。
  越是深入地底,土道道痕就越多,對于鳳九歌而言,自然不利了。
  同時,他心底還有懷疑:“方源這一次如此自信,難道說,他提前在地底有所布置?或者是知曉這片地下,有著什么特殊的環境,可以利用?”
  鳳九歌腦海中各種念頭急速閃爍,隨后,他電射而下。
  整個人如一根利箭,直接插入沙漠,向方源追去。
  他不得不追。
  因為方源若是在地底,利用仙陣繼續削除身上的偵查殺招,鳳九歌必定還要追下來。
  就算不是削除身上的偵查殺招,而是在地底布置蠱陣或者戰場殺招,那么鳳九歌若猶豫不決,沒有追擊,反而會留給方源大量的時間,讓他充分準備妥當。這樣的話,鳳九歌就太過愚蠢了。
  所以,鳳九歌必須要追擊,要給方源施加壓力,逼迫他暴露更多的底牌,打破他的戰斗節奏。
  拳鼓、掌鐘!
  即便是在地下深處,鳳九歌的音道殺招,仍舊威力絕倫。
  爆炸不斷地在方源的身邊發生。
  方源滿臉沉著之色。
  這一次沒有了絕音戈壁的地利,方源充分感受到了鳳九歌的威猛攻勢。
  盡管在這地底,有著越加豐富的土道道痕,鳳九歌的殺招仍舊壓迫力十足。
  這就是音道的優勢。
  每一個流派,常常有與眾不同的優缺點。
  音道雖然是一個小流派,但它也有自己的優勢。
  這個優勢就是,音道利于傳播,對于道痕互斥的效果比較小。舉個例子,尋常流派,諸如土道殺招,遇到水道道痕充裕的環境,可能威能會被削減五六成。而相同威能的音道殺招,只會被削弱兩三成。
  “如果沒有逆流護身印的話,我中了這么多擊,根本支撐不到現在。”
  “鳳九歌究竟是如何修行?在七轉地步,就擁有了可以媲美八轉的道痕積累?”
  “不想這些了,開始反擊吧!”
  仙道殺招上古劍蛟變!
  一瞬間,刺眼的光輝在方源的身體上爆發出來。
  但是在密實的地底,光芒并不能透露擴散出去。
  “嗯?”方源變化的那一刻,鳳九歌的偵查殺招,就感受到了絲絲不妥之處。
  然后,幾乎在一個呼吸的時間,鳳九歌面前的泥沙陡然爆炸,從中露出一個巨碩的蛟頭。
  鳳九歌的小身板和這蛟龍頭部比較起來,宛若是大象面前的老鼠。
  “上古劍蛟!方源!”鳳九歌的眼眸在這一瞬間,縮成針尖大小。
  方源的反擊,來得是如此突然,如此狂猛!
  蛟龍口部大張,從中噴涌出一道璀璨澎湃的銀色光輝。
  劍蛟龍息!
  一時間,銀白色的光輝如千萬利箭,帶著強烈的侵略性,映照得周圍銀光燦爛。
  犀利無比的氣息,還有一段距離,鳳九歌就感覺到面皮一陣陣的刺痛,好像是有數百小針在扎他的臉。
  轟!
  劍蛟龍息噴吐而出,狠狠地擊中鳳九歌。
  鳳九歌身上,頓時叮叮咚咚地一陣亂響,防御手段被激發出來,冒出無數的細小音波,又旋即被接踵而至,犀利無雙的劍蛟龍息硬生生摧毀。
  普通的龍息,只有短短一段,但方源擁有著堅持仙蠱,導致龍息生生不息,持久至極!
  鳳九歌被狠狠擊退,在劍蛟龍息的沖擊之下,艱難地調動手段,電射到上空去,暫時擺脫了龍息的沖擊。
  但下一刻,方源猛地昂首。
  粗壯的劍蛟龍息,就仿佛是一道白銀光柱,旋即又殺上來,仿佛一柄絕世利劍,往上輕輕一撩。
  “來了!”鳳九歌此刻再無微笑,滿臉都是映照著銀光。
  眼看著劍蛟龍息就要再次襲來,他不得不再次撤退。
  仙道殺招一曲陽關。
  刷的一聲,他消失在原處,然后在千步之外的高空中閃現出身影來。
  方源收住龍息,長嘯一聲,繼續反攻壓上。
  矯健修長的蛟尾一甩,上古劍蛟本身的速度立即爆發出來。與此同時,他還催動了劍遁仙蠱。
  數萬的劍道道痕,一同增幅,帶給方源駭人的沖擊速度!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空氣被擠破,爆發出音爆的聲音。
  剎那間,方源就沖到了鳳九歌的面前。
  速度之快,方源自己都有點反應不過來,眼界一片模糊,原本視野中一個小黑點的鳳九歌,下一刻已經站在自己的面前,距離自己十幾步的距離。
  蛟口再一次猛地張開,但這一次,鳳九歌也已經充分反應過來。
  他輕嘯一聲:“來得好。”
  隨后,面對噴涌而至的劍光龍息,他竟然不閃不避,反攻過來。
  轟!
  一陣震天動地的爆炸,鳳九歌倒飛而出,宛若炮彈一般。
  他的臉上首次顯現出一抹驚異之色,心底充斥著一個疑惑:“怎么可能?方源的身上,怎么還有那一層逆流護身印?”
  之前一戰,方源變身上古劍蛟,是無法同時維持逆流護身印的。
  剛剛那一記互拼,鳳九歌就是看準這一點,硬打猛沖,結果被逆流護身印將自己的攻勢完全逆反了來。
  噗。
  鳳九歌胸口劇痛,直接吐出一小口鮮血,艱難地維持身形,停頓在了高空中。
  剛剛那一擊,不僅是有方源本身的攻勢,還有鳳九歌自己被逆反來的威能。兩者疊加,直接打得鳳九歌吐血!
  方源占據上風,一聲龍嘯,繼續追殺過來。
  剛剛來的太快,這一次鳳九歌看清楚了,在上古劍蛟銀光閃閃的修長蛟龍身軀上,仍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,像是流水一般透明的衣裳。
  “真的是逆流護身印?”
  “他竟然能同時維持兩個仙道殺招!是怎么做到的?”
  一曲陽關!
  方源撲了一個空,鳳九歌消失在遠處。
  方源變化的上古劍蛟,沒有直接破空的能力,只是直線飛行的速度極快。
  而鳳九歌的一曲陽關,卻是有類似宇道威能,直接破開長空,從一個地點,瞬移到另外一個地點。
  從這點來看,方源縱然變身上古劍蛟,又有劍遁仙蠱,仍舊比不上使用一曲陽關的鳳九歌。
  除非方源將薄青傳承中的劍道移動殺招,成功地催用出來。
  但這又怎樣?
  一曲陽關是有時限的。
  時限一到,鳳九歌在騰挪方面,就會落在下風了。
  “必須盡快破局,趁著一曲陽關還有時間。”望著再度沖殺過來的方源,鳳九歌心頭一沉。
  備注:修養的一周里,身體漸漸恢復,但是還沒有徹底康復。另外情節構思方面,頗費腦細胞。接下來一周,偶爾兩更,若是有第二更,就在早上8點。保底一更,在晚上8點。(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