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412 野蠱來投

傳聞中,這世界上有一條長河,名為光陰長河!
  它從過去發源,流經現在,向未來奔騰。看┓毛┓線┓小┓說
  世間萬物都若河中之魚,河流湍急,幾乎所有的魚都只能順勢而下。
  若無這光陰之河,世界將完全靜止,成為畫面。有了這河,一切才可變化,世界才能生動,或是衰減或是繁華。
  “再次來到光陰長河之中了。”方源感慨無比。
  他舉目四望,只見河面遼闊至極,雖是稱之為光陰長河,卻好似海面一樣的寬廣。
  在漆黑的空中,一條寬闊的大河,滾滾流淌,奔騰不息。
  河水本身是蒼白色的,但是億兆兆的浪花,不斷碰撞時,都會迸濺出繽紛的色彩。
  流光溢彩,美輪美奐,映照在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方源微微失神了一下,旋即清醒過來。
  他打開仙竅門戶,放出太古年猴。
  “渣渣渣。”這頭龐然大物再次歸家園,顯得非常興奮。
  撲通!
  它落入河水當中,頓時掀起漫天的浪花。
  方源也變作一頭上古年猴,體型比太古年猴要小得多,此時懸浮在空中,他可不是正宗的年獸。雖然此時此刻,變化道道痕都悉數轉變成了宙道道痕,讓他適應了這里的環境。但是對于光陰河水,能不沾染還是不沾的好。
  “出發吧。”方源一聲令下,太古年猴便泅水而行。
  先前痛揍了它一頓,現在就看到了好處,比上極天鷹要聽話得多。
  不過,雖然依靠百八十奴殺招取巧,但因為方源本身魂魄底蘊大降,駕馭這頭太古年猴還是相當勉強。
  “現在只是平常時期,就有著奴役艱難,魂魄沉凝的感覺。若是在激斗中,命令太古年猴,恐怕有心無力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暗自警惕。
  這是一個破綻,但沒有辦法,方源已經做到了他力所能及的極致。
  一路默默前行。
  嘩嘩嘩
  浪潮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方源還是頭一次,以肉身的形式,進入這里。
  前幾次都是借助春秋蟬,將一股意志挪移到過去。因為天意等種種影響,他對光陰長河都是驚鴻一瞥,難見全貌,如今卻是看了個夠,可謂大開眼界。
  光陰長河乃是天地秘境,早已經記載于人祖傳中,一直廣為人知。
  但是真正能夠以肉身進入其中,非得是宙道積累雄厚的蠱仙強者。方源能夠進入,本身能力是不足的,托了變化道的福,還借助紫山真君、黑凡的遺藏、傳承。
  光陰長河當中,并不死寂。
  方源先是見到了一兩只野生年蠱,相互追逐飛翔,又時而鉆入河水當中去。
  然后,他又目睹一群群的宙道野生蠱蟲,在漫天飛舞,多的宛若蝗群。
  “嗯?”五六只野生年蠱,主動飛到方源的面前,然后靜靜地棲身到方源的身上,不再動彈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方源轉念一想,便有了明悟。
  他現在變作上古年猴,因為八轉態度蠱、見面曾相識等等因素,野生蠱蟲自然分辨不了真假,都將他當做野生的上古年猴了。
  這幾只宙道凡蠱,都被方源身上充裕豐富的宙道道痕吸引,認為是適合生存的地方,所以就主動投靠了方源。
  的確是這樣。
  在大自然中,蠱蟲本身是很脆弱的。雖然野生蠱蟲,可以汲取天地自然間的元氣,迸發威能,但仍舊處境危險。
  所以,寄生在強大的生命上,就成了這些野生蠱蟲的生存之道。
  方源前行了半盞茶功夫,身上已經多了數百只野生凡蠱。
  大部分都是日蠱、月蠱,沒有一只野生年蠱。
  至于方源下方的太古年猴,則收獲更多。
  這頭太古年猴本身的野生凡蠱,都在戰斗中,被方源等人打壞了,殘余很少。
  眼下,卻是得到了大量的補充。
  太古年猴自然比方源要更加吃香,深受宙道野生凡蠱的青睞,它泅水而行,身邊總是縈繞著一群野生宙道蠱蟲,像是圍著一層薄薄的黑霧。
  不過這種情形,再持續了片刻之后,迅速地減緩下來。
  就像是野獸占據領地,當方源和太古年猴身上,寄生了大量的野生凡蠱之后,其他的野蠱便可能覺得生存的空間狹小,因此不再前來駐足停息。
  方源想了想,沒有對自己身上的這些野生凡蠱動手。
  依憑他如今的能耐,要煉化了這些野生宙道凡蠱,自然是可以的。
  不過,這卻有違了方源偽裝的初衷。
  再者說,這些野生宙道凡蠱,也不過如此。除非是仙蠱,否則對方源而言,絕大多數的凡蠱都沒有太多的吸引力。
  “吼!”
  行進的路途中,一頭上古年虎從水中躍出,然后頭也不地直接撤離,跑到了遠處去。
  這樣的情形,方源已經見過多次。
  有著太古年猴護航,就是方便,簡直就是一份巨型通行證。
  事實上,除了年獸之外,還有月獸、日獸。和年獸差不多,這些月獸、日獸分別以月蠱、日蠱為食。
  總共一個時辰過去,光陰長河上仍舊是河水滔滔,周圍黑幕深深。
  景色沒有變化,幾乎讓人有原地駐足,從未前行的錯覺。
  一只太古年猴大半個身軀,沉入河水當中,泅水前行,宛若河面上漂浮著的一座小山。
  而方源則變作上古年猴,懸浮在河面上空,靜靜漂行。
  方源心里有數,因為他有紫山真君的遺藏,心中的感覺越發強烈。只要循著這份感應,一直前行,就能尋找到魔尊幽魂掌控著的那道紅蓮真傳。
  而阻礙他的,除了光陰長河的險峻之外,便是天庭的埋伏和追殺了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忽然間,一聲轟鳴,波濤澎湃的光陰長河中,忽然向上射出一道激流。
  激流的爆發位置,就在方源的左前方的不遠之處。
  “渣。”太古年猴輕呼一聲,一直以來愜意悠然的臉色上,顯露出一絲凝重之情。
  “這是突泉。”方源亦是瞳孔微微一縮。
  光陰長河,并非安全,有些河段非常危險,有著不一樣的變化。
  突泉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 行進在這個河段,要時刻提防河水的突然爆發,形成突泉。一旦被突泉集中,海量的宙道道痕刻印下來,非死即傷,甚至更可能削減壽命。
  方源謹慎地挪移到太古年猴的頭頂上空,他缺乏對抗突泉的手段,只能利用這頭太古年獸的皮糙肉厚來硬抗。
  這個河段是必須要渡過去的,是前往紅蓮真傳的必經之路。
  就在方源提起十二分精神,艱難渡河的同時,位于西漠的光陰支流附近,來了三位蠱仙。
  一位七轉蠱仙,風姿卓絕,兩位八轉蠱仙,淵渟岳峙。
  正是鳳九歌,以及天庭的兩位八轉蠱仙。
  紫薇仙子的計劃,就是通過方源,來順藤摸瓜,帶出紅蓮真傳。
  如今方源進入光陰長河,要取紅蓮真傳,此時自然要派遣重兵,前來收繳。
  “不想這天外之魔,真正厲害,居然和鳳賢弟分庭抗禮。”
  “有我等二人相助,即便是他才情再高,也無法蹦跶下去了。”
  兩位八轉蠱仙和鳳九歌匯合的時間,并沒有多久,鳳九歌并非光顧臉面之人,直接將方源戰力暴漲的情報,詳細地提供給了這兩位蠱仙。
  “我等聯手,應當能擒殺了方源。”鳳九歌微微點頭。
  方源的戰力,和他相仿。面對一位八轉蠱仙,已經勉強,同時面對兩位,自然更加艱難。
  尤其是現在,鳳九歌的鼓點亂心音殺招,得到紫薇仙子的再次改良,已然成為了對付方源的王牌手段。
  “嗯?這是夢境!”片刻后,鳳九歌等三人卻是不得不駐足,無奈地看向由夢境構成的防線。
  “看來我們只有等待了。”
  “夢境不斷自行流轉,不久后防線就會出現縫隙漏洞,讓我們進入的。”
  “除了我等之外,光陰長河當中還有黃史上人。他可是近萬年來,最擅長在光陰長河中爭斗的人物!方源不會是他的對手。”
  三仙商議一番,決定留守,等待戰機的出現。
  光陰長河當中。
  “渣渣渣。”
  太古年猴齜牙咧嘴地叫著,身上負傷。
  方源扭頭,望著背后的河面,心有余悸。
  “幸虧有太古年猴為我護航,否則的話,怎么可能如此輕易地闖過這片天險?”
  突泉威能浩瀚,至少有七轉殺招的厲害,大部分都是八轉級數,方源甚至見到了一個媲美九轉手段的突泉。
  這突泉猛地爆發出來,簡直就是一道逆流沖天的巨大瀑布。
  好在它爆發的位置,距離方源較遠,有驚無險。
  “太古年猴傷勢不輕,可惜我手段有限,根本無法為它治療。”方源查探了一下,在心中嘆息。
  其他流派的治療手段,在這里飽受壓制。宙道的治療法門,方源只有人如故仙蠱。可惜這只仙蠱,只對人族方有良效。
  方源只能讓太古年猴自行恢復。
  “要不要暫時停留,先休整一下?讓太古年猴恢復完全?”
  方源不免猶豫。
  要去往那道紅蓮真傳,突泉河段只是第一關而已,接下來方源還要面對陰織蛛,一指流鯊群,以及一片較為特殊的刀劍河段。
  這三關比突泉河段,都要危險得多。
  “突泉河段?”黃史上人望著眼前河面,眉頭皺了起來。
  “依照紫薇大人的指點,方源等人就在前方了。”旋即,黃史上人眼中爆閃出一陣精芒,然后他堅定地飛入突泉河段中去。(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