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436 勝利者

榮欣心中那點殘留的希望徹底泯滅了!
  因為他知道,對方肯定不是如他一樣的情況了,對方的貨物一定很充足,因為這個價格絕對會引發一場年蠱收購的熱潮。看△毛△線△小△說
  “這一次,我敗了。”榮欣苦笑,但沒有辦法,誰叫他貨量不足。
  不要提什么理由,失敗都是有理由的,但這個世上人們看的不是理由,他們甚至不需要理由!
  他們向來只看成敗。
  果然如榮欣估料的一樣,方源降價之后,引爆了一場收購熱潮。
  很多買家紛紛出手,開始收購年蠱。
  這么便宜的價格,可不多見。不逮住這個良機,怎么可以?
  大批交易同時進行,方源日進斗金!
  其他三方卻按兵不動。
  謝寶樹、王明月在猶豫。
  之前是榮欣猶豫,現在輪到他們倆了。
  如果他們跟進,和方源一樣降價這么多,無疑他們的年蠱也會有人大量蠱仙出手購買。但這樣一來,利潤真的是很低了。傷筋動骨,和他們之前的預料差距很大。
  但如果不跟進,方源把他們的生意都搶走了,他們怎么辦?
  這個事情的關鍵,在于方源的存貨到底有多少。
  如果方源的存貨多,那么謝寶樹等人無疑是要跟進的。市場就這么大,蛋糕就這么多,方源貨多就是胃口大,他吃了多,別人吃的就少。
  但如果方源的存貨不多,那么謝寶樹等人就無須跟著降價,只需要維持價格不動。等到方源賣盡了貨,他們仍舊再賣,而且是以更高的價格賣,自身的利益也就保住了。這場商戰的勝利者,也會是他們。
  所以,謝寶樹等三方就開始猜測,方源究竟是個什么來頭啊!
  他到底是男還是女?
  到底是什么勢力?還是個人?
  怎么之前一點風聲都沒有?突然間就好像從石頭里蹦出來一樣?!
  三方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方源出現的太突然了。
  其實,年蠱市場除了他們三大巨頭,還是有些其他的小賣方。但這些人,三方都很快排除,因為都不可能是。
  “現在這些小本經營的賣方,恐怕已經滿臉慘白之色,看著這場激烈至極的商戰了吧。”想到這里,榮欣的心情好了一點。自己這一次倒霉,很可能第一個出局,但是想想看,還有人更倒霉,他的心情也就稍微平衡了一點。
  但這只是他安慰自己的一種方式。
  對于現實根本無濟于事。
  三大巨頭如何猜想,都猜不出方源的底細。
  保險起見,謝寶樹、王明月決定跟著方源的步伐,也降價,降低到和方源同等水準。
  而榮欣卻維持之前的價格不變。
  “看來榮欣是覺得,對方沒有什么存貨啊。”謝寶樹這么想著。
  其實他不知道,榮欣是沒有辦法啊。
  他的貨不多,降價這么多的話,就會引發收購熱潮,他的貨就會銷售光,提前出局。反而不如維持現在的價格,賭一賭。
  若是方源貨量沒有這么多,他就賭贏了,他還有繼續留在場中廝殺的機會。
  賭輸了也就輸了,反正他肯定是要輸的。
  謝寶樹不知道榮欣的底細,還以為他是覺得方源存活不多,想要冒一下險來賭一賭。
  但謝寶樹卻是沉穩性情,他還是要跟進的,因為這樣做最穩妥。
  至于王明月,思量了一番后,也做出了和謝寶樹同樣的決定。
  不過她身為女性,可能更多疑一點。
  她心想:“榮欣怎么就不降價了?他是想賭一賭,還是真的知道對方的底細,或者有什么證據和消息?”
  如果榮欣知道方源的底細,不告訴他們倆個競爭對手,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  這叫坐山觀虎斗,對于榮欣而言很具優勢。
  于是,王明月就主動聯系榮欣,對他旁敲側擊。
  榮欣接到王明月的消息,真是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,心底還生出一些對王明月的同情。總之情緒相當復雜。
  于是,商戰的局面就變成:方源、謝寶樹、王明月三人同價,而榮欣價格更高。
  這個時候,大量的蠱仙開始出手收購年蠱,或者是準備出手。
  幾乎所有人都心動了。
  因為這個價格遠遠低于過往,價位真的很誘人。
  要是再降價?
  買家們都搖頭,再降價也降低不到哪里去了,買家精明,賣方當然更不是傻子了。
  于是,當方源再一次降價的時候,所有人都傻了。
  “我有沒有聽錯?那邊又降價了?而且降低的幅度還是這么大?!”
  “我的天吶,這是什么事?”
  “那個新人是不是傻?”
  買家們都有些不敢置信。
  “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傻,還是有什么其他圖謀?總之我知道他的年蠱是真的,他也的確再賣這樣的價格。我此時如果我不買,我才是傻子!”
  有蠱仙在心中吶喊。
  這何嘗不是其他人的內心想法?
  一大波的蠱仙神念或者意志,團團包圍了方源的攤位。
  火爆的場面,前所未有!
  買、買、買!
  蠱仙們心中想的,幾乎都是這個。
  這種大便宜前所未有啊,再不買等到那傻子反應過來,就晚了。
  買家們的心中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急迫感。
  “這個人究竟怎么事?!”得知這一情況,謝寶樹再不能淡定。
  這個價格,如果他繼續跟下去,也同時降價的話,那么他的利潤就真的只是那么一點了。
  如果說,往年的時候,他販賣年蠱,一只年蠱可以賺取一百,那么他若是跟著方源降下一樣的價錢,那么他只能賺取個位數的利潤。
  他謝寶樹辛辛苦苦栽培滄桑樹是為了什么?不就是為了培育年蠱,賺取利潤嗎?
  若是他降低價格,和方源一樣,那么他的賺錢的初衷就幾乎毀了!
  這個價格大大突破了他的心理底線,若是這樣賣,還不如不買。
  “但是”謝寶樹皺起眉頭,陷入深沉的思索當中。
  與此同時,王明月也在憂慮。
  她的情況和謝寶樹一樣,跟進方源的話,她同樣不會有多少賺頭。
  但這樣,就不賣了嗎?
  事情不是這么簡單的!
  如果他們不跟進,方源的貨物規模龐大,那么寶黃天市場的蛋糕,就幾乎要被方源一口吞下了。
  還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方源故意降價,只是一種商戰的策略。
  他只是故意降低這么多,一方面是試探諸位賣方巨頭,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打響自己的名聲。
  “如果我不跟進,就是怯弱的表現,但可以保存實力。若是我跟進,就是和那新人一起瘋,真正拼殺了。”
  王明月想了半天,終于還是決定跟。因為三方當中,她的貨量最多,有著底氣可以繼續下去。
  但這個時候,謝寶樹已經停住了腳步。
  市場上年蠱的賣價,呈現出方源和王明月同時在低位領跑的情況,謝寶樹第二高,榮欣最高。
  很顯然,后兩者的攤位是無人問津的。絕大多數的買家,都集中在方源和王明月的攤位上。
  謝寶樹在觀察。他需要知道,這是方源在逞強,還是他的實力就是如此強大。
  王明月很緊張,因為這樣的賣價,她是很虧的,但三大賣家之中,就只剩下她了。
  榮欣反而成為最悠閑的一個人,看著他們廝殺。
  “火候差不多了,是時候致命一擊了。”方源一直很冷靜。
  商戰至此,他已經大致試探出了三大賣方的底線,雖然還有王明月再跟進和他糾纏著,但按照以往的市場行情,三大賣家實力應當差不多,王明月縱然實力稍高一些,也高不到哪里去。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再次降價。
  但這一次降價,他卻沒有大幅度地降低,而只是降低了一小塊。
  不過,就是這樣很小幅度的降價,卻像是一把銳利的劍,直接刺在三大賣家的心頭。
  “這?!”榮欣臉色發白。
  謝寶樹瞇起雙眼,臉上陰云密布。
  王明月雙手捏緊,暗自咬牙,臉色驚疑不定:“何必如此?何必如此呢?”
  方源的這一次降價,雖然幅度小,但是卻很致命,因為都超過了他們三大賣家的成本價。
  年蠱既然被販賣,當然也有成本。
  榮欣煉蠱需要蠱材,需要仙元消耗來催動種種煉蠱手段。謝寶樹培育滄桑樹,也需要耗費物力人力。王明月雖然是從光陰支流中捕捉野生年蠱,但捕捉的手法需要仙元,同時,維持和保護光陰支流,也需要資金的投入。
  賣價低于成本,那就真的是虧本甩賣了。
  這往往是那些積壓的貨,賣不出去,或者急需要資金周轉,才會在百般無奈之下,才使出來的招數。
  要是在商戰中使用這一招,其他的競爭者興許還不怎樣,自己首先得吐血三升。
  這一招太狠,對別人狠,對自己更狠。
  王明月被嚇住了,這一次她不敢再跟。
  再跟她就是傻子!
  年蠱啊,這種蠱蟲居然會虧本甩賣,這是什么概念?
  買家們也愣住了。
  這種價格,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極限,他們瞠目結舌,難以置信。
  但旋即,蠱仙們反應過來。
  寶黃天轟然!
  無數的蠱仙把方源的攤位,團團地包圍住,場面達到前所未有的火爆程度。
  這已經不是買的概念。
  而是賺錢的概念。
  買這樣價格的年蠱,按照以往的市場行情,自己本身就是賺的。
  大量的交易在進行,就算是之前收購過年蠱的人,此時也按捺不住心動,再次向方源采購。
  方源的生意難以想象的火爆,反觀其他三大賣方,卻是門庭羅雀,慘淡如云。
  但到這個時候,三大賣家反而不急了。
  “這個新人到底是什么來頭?攻勢如此猛烈,不過他這一次,恐怕是玩脫了。呵呵”
  “觀察!繼續觀察。”
  “我就不信,他能將年蠱的價格始終保持這么低下的程度。”
  三大賣家在等待,等待方源支持不住的時候。
  但方源卻沒有支持不住這個概念。
  因為他是用八轉仙蠱似水流年,量產普通年蠱的,所需要付出的只是催動八轉仙蠱的仙元而已。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他是有成本的。但他的成本和其他三大賣家比較起來,后者的成本若算作十,那么他的成本只能算作三或者四。
  年蠱人人都能賣,貨色四方也差不多,商戰降價的本質,其實就是比拼成本價。
  方源用這個價格賣,他還有的賺,但是其他三大賣家卻是虧本的。他們賣不了,方源賣得了,這場商戰從一開始起,勝利者就屬于方源,也只會屬于他!(未完待續。)
  無彈窗,百度搜索(),里面更新速度快、廣告少、章節完整、破防盜
[kanmaoxian]